百科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作文 教育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分类汇总偏旁部首
查字典通>>百科>> 穆旦
  

人物简介
返回顶部

  穆旦于20世纪40年代出版了《探险者》、《穆旦诗集》(1939~1945)、《旗》三部诗集,西欧现代主义和中国传统诗歌结合起来诗风富于象征寓意和心灵思辨,是九叶诗派”的代表诗人。1941年12月穆旦所作的《赞美》入选人民教育出版社版本语文教科书。

  20世纪50年代起,穆旦停止诗歌创作而倾毕生之力从事外国诗歌翻译,主要译作有俄国普希金的作品《波尔塔瓦》、《青铜骑士》、《普希金抒情诗集》、《普希金抒情诗二集》、《欧根·奥涅金》、《高加索的俘虏》、《加甫利颂》,英国雪莱的《云雀》、《雪莱抒情诗选》,英国拜伦的《唐璜》、《拜伦抒情诗选》、《拜伦诗选》,英国《布莱克诗选》、《济慈诗选》。所译的文艺理论著作有苏联季摩菲耶夫的《文学概论》(《文学原理》第一部)、《文学原理(文学的科学基础)》、《文学发展过程》、《怎样分析文学作品》和《别林斯基论文学》,这些译本均有较大的影响。

  有人认为其停止诗歌创作是因为江郎才尽,13岁时穆旦就已经开始了诗歌的写作。当然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明哲保身之举,为当时的政治气候所致。

笔名由来
返回顶部

  1934年查良铮将“查”姓上下拆分,“木”与“穆”谐音,得“穆旦”(最初写作“慕旦”)之名。正如查良镛后来将“镛”名一分为二,成为“金庸”。

生平介绍
返回顶部

  1918年生于天津。

  1929年入南开中学读书,从此对文学产生浓厚兴趣,开始写诗。当时日寇侵凌,京津首当其冲,穆旦写下了《哀国难》,“洒着一腔热血”大声疾呼:眼看祖先们的血汗化成了轻烟,/铁鸟击碎了故去英雄们的笑脸!/眼看四十年的光辉一旦塌沉,/铁蹄更翻起了敌人的凶焰!”

  1935年考入清华大学地质系,半年后改读外文系。

  

在西南联大的穆旦

穆旦在这里继续探索和写作现代诗歌,并在《清华学刊》上发表。他写雪莱式的浪漫派的诗,有着强烈的抒情气质,又有很强的现实感。

  1937年七七事变后,10月随大学南迁长沙国立长沙临时大学,后又徒步远行至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同年在香港《大公报》副刊和昆明《文聚》上连续发表《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从空虚到充实》、《赞美》、《诗八首》等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成为有名的青年诗人。

  

于昆明的穆旦

1939年开始系统接触西方现代派诗歌、文论,创作发生转变,并走向成熟。

  1940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外文系,留校担任助教,负责叙永分校新生的接收及教学工作。

  1942年2月投笔从戎,24岁的穆旦响应国民政府“青年知识分子入伍”的号召,以助教的身份报名参加中国入缅远征军,在副总司令杜聿明兼任军长的第5军司令部,以中校翻译官的身份随军进入缅甸抗日战场。同年5月至9月,亲历滇缅大撤退,经历了震惊中外的野人山战役,于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穿山越岭,扶病前行,踏着堆堆白骨侥幸逃出野人山。后于1945年9月,根据入缅作战的经历,创作了中国现代主义诗歌史上著名诗篇——《森林之魅——祭胡康河上的白骨》,另有相关创作《阻滞的路》、《活下去》。

  1943年回国后经历了几年不安定的生活。1945年创办沈阳《新报》,任主编。

  

在芝加哥大学的穆旦与妻子周与良

1947年参加后来被称为“九叶诗派”的创作活动。

  1948年在FAO(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救济署)和美国新闻处工作。

  1949年8月自费赴美留学,入芝加哥大学攻读英美文学、俄罗斯文学。

  

穆旦与妻子周与良

1949年12月在佛罗里达州与正在生物系留学的周与良结婚。

  1952年6月30日毕业,获芝加哥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1953年初自美国回到天津,任南开大学外文系副教授,致力于俄、英诗歌翻译。

  1958年被指为历史反革命,调图书馆和洗澡堂,先后十多年受到管制、批判、劳改,停止诗歌创作,坚持翻译。

  

文革后期的穆旦

1975年恢复诗歌创作,一举创作了《智慧之歌》、《停电之后》、《冬》等近30首作品。

  1976年3月31日右腿股骨颈折断。翌年2月26日春节期间,穆旦于凌晨心脏病突发逝世,享年59岁。死前,穆旦在《尽头》的诗中道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而如今突然面对坟墓,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四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生活。”

  1979年平反,但为时已晚。

穆旦轶事
返回顶部

  穆旦的救亡意识非常浓烈,

穆旦和夫人

“有一次,社会上抵制日货,穆旦就不让母亲买海带、海蜇皮吃,因为当时这类海鲜大多是从日本进口的。要是买来,他不仅一口也不吃,到头来还把它倒掉。因此连大家庭中的伯父们也议论穆旦是赤色分子,让他三分。”

  “有一分光,发一分热”,从青年时代起,鲁迅的这句话成了穆旦最喜欢的名言。

  “一个人到世界上来总要留下足迹”,据说这是穆旦自己经常对人对己说的话。

主要著作
返回顶部

  

穆旦《冬》的亲笔手写体

创作:《探险队》(1945)、《穆旦诗集(1939-1945)》(1947)、《旗》(1948)、《穆旦诗选》(1986)、《穆旦诗文集》(1996);

  译作:《普希金抒情诗集》(1954)、《欧根·奥涅金》(1957)、《唐璜》(1980)、《英国现代诗选》(1985)、《穆旦译文集》(2005)。

翻译成就
返回顶部

  20世纪50年代起,穆旦开始从事外国诗歌的翻译,

相关书籍

主要译作有俄国普希金的作品《波尔塔瓦》、《青铜骑士》、《普希金抒情诗集》、《普希金抒情诗二集》、《欧根·奥涅金》、《高加索的俘虏》、《加甫利颂》,英国雪莱的《云雀》、《雪莱抒情诗选》,英国拜伦的《唐璜》、《拜伦抒情诗选》、《拜伦诗选》,英国《布莱克诗选》、《济慈诗选》。所译的文艺理论著作有苏联季摩菲耶夫的《文学概论》(《文学原理》第一部)、《文学原理(文学的科学基础)》、《文学发展过程》、《怎样分析文学作品》和《别林斯基论文学》,这些译本均有较大的影响。

  遗憾的是自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穆旦就停止了诗歌的创作而倾毕生之力从事翻译,有人对此的看法是他是江郎才尽,13岁时穆旦就已经开始了诗歌的写作。当然这也不能不说是一种明哲保身之举,因为那时的政治气候所致。穆旦完成了一个独立诗人所能做的,他理应被授予中国最独立的诗人!

主要作品
返回顶部

  《爱情》 《理想》

  《友谊》 《春》

  《流吧,长江的水》 《赞美》

  《理智和感情》 《停电之后》

  《智慧之歌》 《哀悼》

  《玫瑰之歌》 《奉献》

  《童年》 《春天和蜜蜂》

  《冬》 《听说我老了》

  《春底降临》 《在寒冷的腊月的夜里》

  《五月》 《黄昏》

  《冬夜》 《玫瑰的故事》

  《我》 《秋》(断章)

  《秋》 《自己》

  《两个世界》 《发现》

  《我歌颂肉体》 《我看》

  《诗八章》 《 园》

  《出发》 《在旷野上》

  《感恩节——可耻的债》 《自然底梦》

  《他们死去了》 《夏》

  《赠别》 《还原作用》

  《面包》 《牺牲》

  《我的叔父死了》 《森林之魅 ——祭胡康河上的白骨》

  《裂纹》 《哀国难》

  《诗》 《有别》

  《三门峡水利工程有感》《悲观论者的画像》

  《野兽》 《更夫》

  《活下去》 《苍蝇》

  《葬歌》 《夜晚的告别》

  《旗》 《问》

  《胜利》 《云》

  《给战士 —欧战胜利日 《海恋》

  《冥想》 《美国怎样教育下一代》

  《忆》 《良心颂》

  《绅士和淑女》 《沉没》

  《城市的街心》 《饥饿的中国》

  《去学习会》 《一个战士需要温柔的时候》

  《流浪人》 《夏夜》

  《智慧的来临》 《洗衣妇》

  《中国在哪里》 《甘地之死》

  《城市的舞》 《手》

  《演出》 《鼠穴》

  《漫漫长夜》 《古墙》

  《退稿信》 《“我”的形成》

  《退伍》 《摇篮歌 ——赠阿咪》

  《“也许”和“一定”》 《三十诞辰有感》

  《苦闷的象征》 《报贩》

  《祭》 《原野上走路——三千里步行之二》

  《一个老木匠》 《风沙行》

  《妖女的歌》 《前夕》

  《我向自己说》 《合唱二章又题:Chorus二章》

  《野外演习》 《反攻基地》

  《线上》 《祈神二章》

  《潮汐》 《窗 ——寄敌后方某女士》

  《好梦》 《神的变形》

  《劝友人》 《幻想底乘客》

  《荒村》 《出发——三千里步行之一》

  《七七》 《问》

  《从空虚到充实》 《小镇一日》

  《诗》 《我想要走》

  《暴力》 《阻滞的路》

  《神秘》 《时感四首》

  《九十九家争鸣记》 《黑笔杆颂 ——赠别“大批判组”》

  《甘地》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寄——》 《世界》

  《轰炸东京》 《寄后方的朋友》

  《诗二章》 《通货膨胀》

  《老年的梦呓》 《神魔之争(长诗) ——赠董庶》

  《被围者》 《打出去》

  《诗四首》 《隐现(长诗) 让我们看见吧,我...》

  《农民兵》 《 不幸的人们 》

  《先导》 《蛇的诱惑 ——小资产阶级的手势之一 》

  《华参先生的疲倦》

代表诗作
返回顶部

《赞美》

  走不尽的山峦和起伏,河流和草原,

诗集

数不尽的密密的村庄,鸡鸣和狗吠,

  接连在原是荒凉的亚洲的土地上,

  在野草的茫茫中呼啸着干燥的风,

  在低压的暗云下唱着单调的东流的水,

  在忧郁的森林里有无数埋藏的年代。

  它们静静地和我拥抱:

  说不尽的故事是说不尽的灾难,沉默的

  是爱情,是在天空飞翔的鹰群,

  是干枯的眼睛期待着泉涌的热泪,

  当不移的灰色的行列在遥远的天际爬行;

  我有太多的话语,太悠久的感情,

  我要以荒凉的沙漠,坎坷的小路,骡子车,

  我要以槽子船,漫山的野花,阴雨的天气,

  我要以一切拥抱你,你,

  我到处看见的人民呵,

  在耻辱里生活的人民,佝偻的人民,

  我要以带血的手和你们一一拥抱。

  因为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一个农夫,他粗糙的身躯移动在田野中,

  他是一个女人的孩子,许多孩子的父亲,

  多少朝代在他的身边升起又降落了

  而把希望和失望压在他身上,

  而他永远无言地跟在犁后旋转,

  翻起同样的泥土溶解过他祖先的,

  是同样的受难的形象凝固在路旁。

  在大路上多少次愉快的歌声流过去了,

  多少次跟来的是临到他的忧患;

  在大路上人们演说,叫嚣,欢快,

  然而他没有,他只放下了古代的锄头,

  再一次相信名词,溶进了大众的爱,

  坚定地,他看着自己溶进死亡里,

  而这样的路是无限的悠长的

  而他是不能够流泪的,

  他没有流泪,因为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在群山的包围里,在蔚蓝的天空下,

穆旦

在春天和秋天经过他家园的时候,

  在幽深的谷里隐着最含蓄的悲哀:

  一个老妇期待着孩子,许多孩子期待着

  饥饿,而又在饥饿里忍耐,

  在路旁仍是那聚集着黑暗的茅屋,

  一样的是不可知的恐惧,一样的是

  大自然中那侵蚀着生活的泥土,

  而他走去了从不回头诅咒。

  为了他我要拥抱每一个人,

  为了他我失去了拥抱的安慰,

  因为他,我们是不能给以幸福的,

  痛哭吧,让我们在他的身上痛哭吧,

  因为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一样的是这悠久的年代的风,

  一样的是从这倾圮的屋檐下散开的

  无尽的呻吟和寒冷,

  它歌唱在一片枯槁的树顶上,

  它吹过了荒芜的沼泽,芦苇和虫鸣,

  一样的是这飞过的乌鸦的声音。

  当我走过,站在路上踟蹰,

  我踟蹰着为了多年耻辱的历史

  仍在这广大的山河中等待,

  等待着,我们无言的痛苦是太多了,

  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1941年12月

《诗八章》

  (又名诗八首)

  

  你底眼睛看见这一场火灾,

  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为你点燃,

  哎,那烧着的不过是成熟的年代,

  你底,我底。我们相隔如重山!

  从这自然底蜕变程序里,

  我却爱了一个暂时的你。

  即使我哭泣,变灰,变灰又新生,

  姑娘,那只是上帝玩弄他自己。

  

  水流山石间沉淀下你我,

  而我们成长,在死底子宫里。

  在无数的可能里一个变形的生命

  永远不能完成他自己。

  我和你谈话,相信你,爱你,

  这时候就听见我的主暗笑,

  不断地他添来另外的你我

  使我们丰富而且危险。

  

  你底年龄里的小小野兽,

  它和青草一样地呼吸,

  它带来你底颜色,芳香丰满,

  它要你疯狂在温暖的黑暗里。

  我越过你大理石的智慧底殿堂,

  而为它埋藏的生命珍惜;

  你我的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

  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

  

  静静地,我们拥抱在

  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

  而那未形成的黑暗是可怕的,

  那可能的和不可能的使我们沉迷。

  那窒息我们的

  是甜蜜的未生即死的言语,

  它底幽灵笼罩,使我们游离,

  游进混乱的爱底自由和美丽。

  

  夕阳西下,一阵微风吹拂着田野,

  是多么久的原因在这里积累。

  那移动了景物的移动我底心,

  从最古老的开端流向你,安睡。

  那形成了树木和屹立的岩石的,

  将使我此时的渴望永存,

  一切在它底过程中流露的美,

  教我爱你的方法,教我变更。

  

  相同和相同溶为疲倦,

  在差别间又凝固着陌生;

  是一条多么危险的窄路里,

  我驱使自己在那上面旅行。

  他存在,听我底使唤,

  他保护,而把我留在孤独里,

  他底痛苦是不断的寻求

  你底秩序,求得了又必须背离。

  

  风暴,远路,寂寞的夜晚,

  丢失,记忆,永续的时间,

  所有科学不能祛除的恐惧

  让我在你底怀里得到安憩——

  呵,在你底不能自主的心上,

  你底随有随无的美丽形象,

  那里,我看见你孤独的爱情

  笔立着,和我底平行着生长!

  

  再没有更近的接近,

  所有的偶然在我们间定型;

  只有阳光透过缤纷的枝叶

  分在两片情愿的心上,相同。

  等季候一到就要各自飘落,

  而赐生我们的巨树永青,

  它对我们不仁的嘲弄

  (和哭泣)在合一的老根里化为平静。

《哀国难》

  一样的青天一样的太阳,

  一样的白山黑水铺陈一片大麦场;

  可是飞鸟飞过来也得惊呼:

  呀!这哪里还是旧时的景象?

  我洒着一腔热泪对鸟默然——

  我们同忍受这傲红的国旗在空中飘荡!

  眼看祖先们的血汗化成了轻烟,

  铁鸟击碎了故去英雄们的笑脸!

  眼看四千年的光辉一旦塌沉,

  铁蹄更翻起了敌人的凶焰;

  坟墓里的人也许要急起高呼:

  “喂,我们的功绩怎么任人摧残?

  你良善的子孙们哟,怎为后人做一个榜样!”

  可惜黄土泥塞了他的嘴唇,

  哭泣又吞咽了他们的声响。

  新的血涂着新的裂纹,

  广博的人群再受一次强暴的瓜分;

  一样的生命一样的臂膊,

  我洒着一腔热血对鸟默然。

  站在那里我像站在云端上,

  碧蓝的天际不留人一丝凡想,

  微风顽皮地腻在耳朵旁,

  告诉我——春在姣媚地披上她的晚装;

  可是太阳仍是和煦的灿烂,

  野草柔顺地依附在我脚边,

  半个树枝也会伸出这古墙,

  青翠地,飘过一点香气在空中荡漾......

  远处,青苗托住了几间泥房,

  影绰的人影背靠在白云边峰。

  流水吸着每一秒间的呼吸,波动着,

  寂静——寂静——

  蓦地几声巨响,

  池塘里已冲出几只水鸟,飞上高空打旋。

人物评价
返回顶部

  《罗宾汉传奇》:他留给世人的遗憾

  人们给予穆旦的称号中,除了诗人,还有一个,就是翻译家。1954年以后,穆旦逐渐暂停了写诗创作,开始将目光转移到翻译国外名著上来,当年普希金的作品,大部分是经穆旦翻译而来。

  南开大学原图书馆馆长冯承柏教授告诉记者:“1962年,我在南开大学历史系工作。当时美国史研究需要翻译人员,我从图书馆把穆旦请到历史系帮忙。在短短的2个月中,穆旦给我们讲述了很多知识。穆旦对我们年轻人特别好,我们有问题请教,他总是耐心解答,从不摆长者的架子。可惜,由于条件的限制,我们没能请他给我们多讲一些诗歌创作。”

  1947年至1953年,穆旦留学美国。仿佛是有了预感,也仿佛是上天为了给他将来的坎坷命运提供一些慰藉,穆旦在芝加哥读书的时候并没有把太多的时间花在专业上,而是孜孜不倦地学习俄语。当他回国并受到打击的时候,俄语以及他早就驾轻就熟的英语成了他惟一的寄托。他翻译了普希金的数百首抒情诗和丘特切夫诗选、拜伦诗选、雪莱诗选、济慈诗选、英国现代诗选等,晚年还完成了拜伦的巨著《唐璜》———一部被王佐良誉为不逊于原文的完美长诗。

  穆旦在晚年翻译的一本儿童文学《罗宾汉传奇》有点偶然性,也带有苦涩味。《罗宾汉传奇》有两点引人注意。一是英国妇孺皆知的绿林好汉罗宾汉的老故事,用少年儿童喜闻乐见的方式叙说;二是这个译本是著名诗人、翻译家穆旦所译的第25本译著,也是最后一本译著。穆旦是专为帮助其长女(当时初中刚毕业)学习英语而翻译此书的。

  1974年,他仍在接受“管制劳动”,其爱女小瑗(查瑗)被分配到天津第13塑料厂当工人,他辅导她业余学习英语,只希望女儿日后或许能“做个翻译”。最初以《林肯传》做教材,后来又随手翻译这本罗宾汉故事作为辅导材料。他只初译了全书26章中的15章,后因忙于其他事情而未能译完。1977年2月,穆旦因突患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离世。

穆旦诗社
返回顶部

  请参阅穆旦诗社词条。

相关词条

Copyright 百科全书 (Zidiant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