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作文 教育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分类汇总偏旁部首
查字典通>>百科>> 金装四大才子

金装四大才子

拼音:jīn zhuāng sì dà cái zǐ

目录

简介
剧情
人物介绍
分集介绍
  

简介
返回顶部

  片名:金装四大才子 The Legendary Four Aces
  地区:中国香港(TVB)
  类型:古装喜剧
  集数:51集
  首播:2000年
  监制:邝业生
  编审:关颂玲
  主要演员:
  唐伯虎——张家辉 饰
  秋香/秋月——关咏荷 饰
  文征明——林家栋 饰
  朱娉婷——陈松伶 饰
  祝枝山——欧阳震华 饰
  石 榴——翁 虹 饰
  周文斌—— 魏骏杰饰
  祝小莲——文颂娴 饰
  正德皇帝——蔡子健 饰
  李凤姐——向海岚 饰

剧情
返回顶部

  苏州三宝唐伯虎、文徵明及祝枝山代表六艺会馆迎战七星会馆,争夺南北才艺大赛冠军。山虽然为提高六艺胜出的赔率刻意输掉第二局,最后虎都能胜出替六艺赢得三连冠。建宁王义子朱子健欲招揽三宝不果,出题欲难倒三宝又失败,更被他们赢去百块黄金,健怀恨在心。时周文宾随波斯商人至,声称有过目不忘本领,又擅作画,向健自荐。健测试宾后,决招为己用,以向三宝报仇。六艺馆百年庆典日,健带宾至,并声言要挑战已准备用梯在屋梁作画的三宝。宾以天外飞仙神功挑战三宝,技惊四座。虎却因答应父唐德广不再与人比试,拒绝应战,宾向健保证十日后虎必应战。德逼虎封笔从此金盆洗手。虎与妻陆昭容原来只得夫妻之名,二人一直以姐弟共处。容为唐家继后一事,劝虎纳妾。山之妹祝晓莲对虎有意,知道后心神恍惚,过渡船时与宾争执,令宾对莲留下难忘印象。宾在六艺教西洋书,弄至污烟瘴气,馆主周臣愤怒。宾知莲乃山之妹,巧妙安排莲失踪假象,以死吓信逼三宝入长乐坊取雪饮狂刀救莲。
  虎携母王小蝶所赠锦囊,与明及山同闯长乐坊。持刀人王巨力要三人闯四关,但虎中途却丢掉锦囊。当三人闯关时,宾至,假意要救三人。温柔乡花魁秋月被健收买,以迷烟令三人神智不清,更与妓女鬼混。三人清醒后,莲突然出现,众人以为三人为救莲作借口,入长乐坊作乐,三人百口难辩。其实一切是健与宾的布局,目的令三人名誉扫地。德及蝶祭祖时,发现祖坟附近周氏之墓均有异,顿感狐疑。原来宾正是周氏后人,他回中原目的,是 对付虎一家人。
  

金装四大才子

 当年德不准虎考取功名,是与宾之祖父对唐家后人之咒诅有关。苏州三宝因长乐坊一事,所作墨宝尽跌价,令原先卖画欲救负债累累的六艺计划受破坏。刺青师傅得卓冰为免失去宝藏,将藏宝图分别刺于四男人背上,其中一人正是臣。冰却以假地图骗其实是东厂密探的月,不果,唯有说出真相。臣为免六艺被封馆,无奈让健入主后,欲上吊自尽,幸被德发现阻止。三宝认为救六艺唯一办法是重振声威,德顾存大局,亲自为虎再开笔,众大喜,三宝昂然向宾下战书。
  三宝挑战宾,定七日后各就所抽中题目比赛。各人均签下生死状,然三人均没有胜算, 因为要比试的都是各人最弱的一环。温柔乡风骚骚常提醒月找好男人,但月则为找有美人刺青的男人烦恼。力从玉块推测虎可能是其外甥,遂往唐府找姐蝶,更向天下及无敌道出蝶与父当年恩怨。德阻蝶与力相认,更以馊水驱赶力。力又遭虎等戏弄,闹至公堂。蝶至与力相认,便央力带三宝往长乐坊受训。力针对各人短处训练,而虎因为不懂用情,故特派月令虎明白情为何物。
  朱娉婷与父亲建宁王不和,带同侍婢安安离家。二人上路时遇劫,得明相助,但婷却以为是明偷去其印鉴。明与山在长乐坊皆学有所成,唯独虎仍是不懂“情”。长乐坊抢旗大会中,加入月建义的刺青配对项目,虎为与月配成一对,也在背部画一幅美人图。月安排东厂密探割去所有背部有美人刺青者之皮,杀人无数。婷口出狂言,被以为是杀人凶手,送至官府。明等研究众死者的特征,想起虎,大感不妙。虎专心参加配对大会,不知其假刺青已令自己身陷险境。
  

金装四大才子

 虎在刺青配对项目中,虽避过密探杀手,却与月一同坠下山坡。月发现虎背上的乃假刺青,大感失望。虎不忍心抛下受伤的月,虽然要赶往比试大会,仍背月至安全地方,令月对虎改观。比试大会中,宾以卑鄙手段胜山及明,更令明身受重伤。虎与宾比试时,虎受明死讯刺激,终以神妙之笔胜出。宾本欲以所设陷阱来推翻结果,却反被虎指他精神亢奋,经大夫诊断,证实宾曾服用禁药,宾被健唾弃,更被要求履行生死约之罚规。
  原来明的死讯只是为了骗虎,以激发他的“情”。而虎没有中宾之陷阱及令宾服用禁药,全靠月相助,虎答应日后月如有所求定然相助。虎本想与被罚断一臂的宾言和,宾不接受,并声言要双倍奉还。婷因长乐坊杀人事件受审,在庭上引经据典、雄辩滔滔,终被判无罪。健要带婷回皇府,婷央求多留七日。月在虎相助下,入六艺会追查第四幅人皮。虎将各科举主考官研究心得送明,众始知虎其实亦醉心考取功名。明上京赴考途中,遭婷戏弄,耽误上路计划。
  明赶不及上京,绝望沮丧,幸得虎等刺激下,才振作起来。婷因对明歉疚,送明银两及礼品。婷虽被明怒斥驱赶,反觉明为人清高,又见明待母至孝,被明的风骨及个性吸引,吩咐安买下明的所有作品。德体谅虎赴考之心,终答允虎纳妾后,便可上京。虎想出以画求亲之法。莲以为虎看中自己,竭力助虎找寻作画所需颜料,最后从改行替人画画像的宾处得到。当莲知道虎从未考虑纳自己为妾时,盛怒下请一专冒虎作品的人合作,令虎遭全城女子唾骂,破坏了虎纳妾大计。
  

金装四大才子

 婷派人修葺纪念明父的却金亭,不但被明责备,更因此被毒蛇咬伤。由于到杭州取解药需时间,为延迟毒发,要将婷送至寒冰潭,并需人照顾。明虽知道有可能受感染,仍自告奋勇。婷对明的悉心照顾及其君子行为大为感动。婷痊愈后,想在离去前约见明,却被健从中作梗。婷以为明爽约,怨恨地离去。月在六艺得臣恩待,大为感动之际,发现第四幅人皮竟是在臣背上,正想杀死臣之际,虎向月求婚。虎突用紫玉钗向月求婚,月未及下手杀臣。
  月见虎为拾自己喜欢的皮球而被众妓女戏弄,大为感动。月决心离开东厂,刘瑾要月受十掌才答允,最后因不忍心下手而仍要月完成寻人皮任务。容知莲因虎被勒索,送莲紫玉钗解围,并答允为莲安排与虎婚姻之事。结果,虎纳妾一事闹双胞。月虽怕憧憬的幸福失去,仍冷然以对,但莲知道虎从未有意娶自己时,变得歇斯底里。蝶和德亦为此争执。山再见已作人妇的旧情人素菊,心痛。莲亦因情所困,喝下多种烈酒寻死。山求虎娶莲,虎以为莲自尽,唯有答应。但虎因与月有约在先,众人遂为虎应娶谁分为两派,相互争执。
  虎终决定同娶月和莲。山爱菊至深,竟答允为菊的夫婿还巨款,将画斋出售。众鼓励山与菊再续前缘,但最后山仍是落空。臣认为宾心中只有恨,拒绝为宾写书而被臣怒骂。虎娶妾侍之日,月虽不忍心杀臣,但东突至,放火烧六艺。月虽避过被押回东厂,但在婚宴时,德要月和莲各饮三碗酒,以示无分大细。月每喝一碗酒,便把自己进一步推向死亡。六艺大火的消息,令月未能喝下第三碗酒而得以保命。月自知中了盅毒,无奈留书,以不能与人共侍一夫为借口离开虎,返回东厂。宾却因种种原因,被认定是杀臣及放火凶手。宾虽极力否认,但因没有人证,终被判斩刑。
  

金装四大才子

 后来三宝看到臣的遗作,才知宾的确清白,遂要求翻案。健为讨婷欢心,答允婷要他考取状元的要求。宾因证人是个傻子,及一生为报仇而生的“仇”原是一个误会,由绝望变成崩溃。行刑日,明、山等为救宾尽量拖延处斩时间,宾却准备一死,幸虎和区知府及时赶至。原来助宾洗脱罪名的,正是他被折断的右手。
  苏州三大富商愿出重赏给高中恩科状元者,最后经山讲价后,决定如苏州三宝取得三甲,可得一万两。宾决心重新做人,与虎等化敌为友,德更认他为义子,并建议与虎等同考恩科。寅替宾治手患,莲怕虎在外拈花惹草,容鼓励她跟随虎上京,莲开心不已。莲想跟随虎上京被拒,莲最后以继续为宾治手患为借口,虎唯有答应。出发上京日,众人欢送,四大才子斗志激昂地向京城进发。虎等一行五人几经艰苦抵达京城,却在京城遭冷落。原来京城的六艺会馆因会众只顾苦读考取功名,无暇赚钱,经济拮据,会馆不仅简陋残破,两餐也只勉强维持。馆主沈周更以馆内四才子虽考取数十年功名,却无功而回警惕四人。
  山、明轮米,原来派米者正是婷。宾参加恩科资格被取消,从中作梗者乃健。明唯有请婷向宁求助办“录遗”,宁知婷钟情明,敷衍她。宁扮农夫考验明,发现明不贪财色又才高八斗,但不识时务难成人中龙,配不上婷,故拒绝帮宾办“录遗”。婷送明绣花荷包表爱意,婷想试探明对己的心意,岂料碰见继母柳如花配戴亡母珠钗,怒掴她,明不明原因责她不孝。
  

金装四大才子

 明知错怪婷,婷见他珍惜绣荷包暗喜。宁想向鞑靼借钱,热情款待小王子麻儿德鲁,又看中麻当女婿。山等决定向玉埋手,扮鬼扮马被玉揭穿。婷得知要远嫁麻,欲离家出走被捉回,唯有写信叫明来提亲。宾见明近来行为古怪,甚为担心。婷对麻冷漠无言,麻以为她考验自己。婷送出多封信给明却全无回音,为此伤心不已,求花帮忙让她与明见面,花答应。
  婷知明来到宁王府,赶忙梳妆。宁责明想攀龙附凤,明愤然留书给婷,让她对己死心,婷伤心晕倒。婷见去信多封仍得不到明回音,心碎地烧毁所有明的诗集和字画。
  

金装四大才子

 婷痴心尽碎,叫安买香粉以赶虫为借口准备自杀。山遇安后误会明是薄情郎,怒责他, 明说婷嫁他只会捱苦,山即指他让爱反害婷自杀,明大惊,拔足追花轿。麻不愿让回婷,山提议食毒药以示真心,明不假思索吃下。麻向宁提出解除婚约,又答应依期借款,宁则要明高中状元才能娶婷。莲到赌档发泄输掉三十两,宾说替她赢回,与微服出巡的皇上对赌,以 "一柱擎天”摇骰技术赢得三十两。莲请宾吃饭答谢,二人互感异样。是夜莲大叫,宾冲入惊见她正在洗澡,仓惶离开,又被沈见到。莲见虎回来便还水晶颈链给宾,以示毫无瓜葛,但又怕虎独处。宾伤心喝醉,再进赌档遇皇上,宾却懒得理他。
  宾被捉往皇宫,皇上要他教赌术。莲写下休书休掉虎,宾暗喜。莲知道宾爱上自己,震惊。莲刻意避开宾,宾感惆怅。贡院外,沈摆卖小食,四子斗志高昂地步入考场。数名考生因作弊被剥夺应考资格,祥忘了拿走当票也不幸革扯。沈踢烂莲为了宾才帮他买的小食,莲恼羞成怒返会馆,发现宾早已为她买了米,破了柴及买了烟花。莲以为宾被轿撞伤,大惊失色,宾得知莲为自己紧张大喜,放胆向她示爱。德来到京城,刚好看见莲与宾亲热,指责二人是奸夫淫妇,虎慌忙解释。
  

金装四大才子

 三子知莲与宾秘密相好,商量整治二人,被莲听到后决定反击,却错打皇上而吓得魂不附体。宁约明吃饭,要他入赘,明断然拒绝,宁不悦,再见婷为维护明而埋怨他,心中有底。四子到伯伦楼等放榜消息,沈与德则到贡院外抢“五魁”。宁得知四子皆在五魁之内,而明更是状元之选,心有决定。第四、五名结果出了,却没有四子的份儿,明及山紧张万分,宾高中探花,即时向莲求婚。其余三人无人高中,明即时发狂般离去。婷安慰明,明发誓下次科举会高中状元。婷骗明一起去水月庵祈福,实则与他私奔,宁知道后即派人追截。明发现真相时喊着要回来,二人纠缠间滚下悬崖,婷受伤,二人避雨山洞内,更情不自禁发生关系。
  宁捉回婷却向明讹称婷没回来,明担心。宾被召到御花园骇见皇上掳来莲,原来皇上为报当日被莲捧打之仇而戏弄莲。宾大显身手,令皇上的“走马灯”锦上添花,皇上大喜。乌思藏使者哈以巴向皇上索要释迦牟尼像,皇上发现佛像当年被自己弄破了,下令四子合作,在迎佛图典礼前完成仿真佛像图。宁发现婷有身孕,勃然大怒,最后为了婷及佛像图,唯有答应将婷嫁给明。皇上借口查看另一幅同样的佛像图真伪,要哈以巴打开,扮作太监的四子即分别记下画的大小、画意、颜色及经文,接着冲入密室画画。皇上与哈以巴聊天时得悉哈以巴的佛像图中佛的掌心因水渍而变黑,担心虎等会照画不误。仿真佛像图成功归还哈以巴,皇上开心得奖赏四子及沈。
  

人物介绍
返回顶部

  唐伯虎(张家辉饰)
  生性不羁,倜傥风流,不受世俗束缚。然品性纯良;孝顺、重义气,为朋友两胁插刀、赴汤蹈火。率性而为,爱好玩乐,各种玩意无一不精。天才横溢,才高八斗,除诗、书、画外,更涉猎天文、历法、音乐、数学;聪明绝顶,足智多谋,与敌对者周旋,每能巧施妙计,化险为夷,反败为胜。
  秋香(关咏荷饰)
  冰雪聪明,勤奋好学。虽为丫环,好读诗书。热诚待人,不平则鸣,有义气,有领导才能,为姐妹组织丫环会,并为众人争取福利。善解人意,细心有耐性,性格独立,处事有条理。本性温柔,但亦有倔强一面,重视亲情,对爱情执着。
  秋月(关咏荷分饰)
  秋香自幼失散的孖生姊妹,机智冷静,行事果断,冷酷无情。善于观人于微,利用心理战术,攻击敌方弱点。身手敏捷,尤精于轻功,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极度忠心,为完成指派工作,不择手段,坚毅不屈。
  祝枝山(欧阳震华饰)
  大近视,但最忌人嘲笑。绰号 "洞里赤炼蛇",足智多谋,有仇必报。说话刻薄,一语中的,善对诗,才思敏捷,打遍江南无敌手。贪财好食,矢志发达,热衷各项赚钱之道。虽贪财但有原则,重友情,讲道义,贫贱不能移。一世精明却错在情深,为所爱而盲目付出一切,典型的痴心情长汉。
  石榴(翁虹饰)
  烹饪天才,坚强,硬朗,有男子气概,领导华府厨队如行军点将,事事追求完美,个性刚烈,牙尖咀利,令男人望而生畏。其实,石榴曾有伤心过去,曾被骗财骗心,遂痛恨男人,矢志今生不嫁。但实则口硬心软,富同情心,有恩必报。
  文征明(林家栋饰)
  戆直孝顺,热血冲动,忠义为先,为兄弟可两胁插刀。名臣之后,誓要秉承祖先遗志,考取功名,报效国家,随尉准备为国捐驱。精书法,刻苦好学,谨守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圣贤之训。实则对爱情充满憧憬,时常心思思。
  朱娉婷(陈松伶饰)
  金枝玉叶,刁蛮任性,性格反叛,虽有名门小姐风范,知书识墨,但因幸福家庭遭宁王宠妾破坏,令婷性格变得乖张挑剔,常与宁王斗气,又与后母作对为乐,其实婷心地善良,甚重情,更为爱情愿抛弃一切荣华富贵,永不言悔。
  周文宾(魏骏杰饰)
  天资聪敏,博学多才。冷傲孤僻,恃才傲物。好高骛远,不甘平凡。有仇必报,有野心,欲建功立业。坚毅不屈,为达目标,可牺牲一切。
  祝晓莲(文颂娴饰)
  祀枝山亲妹,品性善良,有爱心。做事讲求原则,有规有矩,一丝不苟。独立坚强,持家有道。对爱情有憧憬,且极度执着。
  李凤姐(向海岚饰)
  风骚蚀骨,跳脱巴辣,古惑机灵,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刺有纹身,赌术出色,绰号「闪电手」,加上一双电眼,迷倒不少对手,多鬼主意,有真感情,但更爱自由自在,难以羁勒。
  华太师(卢海鹏饰)
  忠君爱国,性格梗直,自负清廉,不营私,不受贿,古板兼长气,常苦口婆心劝谏皇上,但忠言逆耳。华爱面子,常吹嘘儿子的才能。老饕,识饮识食,目光敏锐,重人才。
  太师夫人(朱咪咪饰)
  武功高强,豪爽,但天生视力有问题,善忘,要靠秋香从旁提点。与太师一文一武,各擅胜场,但有争强好胜化心,爱面子,矢志训练儿子成旷世奇才。

分集介绍
返回顶部

  第1集
  苏州三宝文征明、祝枝山及唐伯虎代表江南六艺会馆于南北才艺夺锦大赛中,迎战江北七星会馆。枝山为人贪财,见征明替六艺赢了首轮比试后,令六艺胜出赔率更低,惟有富贵险中求,刻意令自己败阵,希望伯虎胜出比赛替六艺赢得三连霸及让自己赢大钱,果然,伯虎不负所望,枝山高兴不已。建宁王义子朱子健见三宝俱为人才,欲招揽为己用,枝山认为机不可失,顺口答允,征明及伯虎则婉拒子健,子健不快。 子健将欲逃离镇的枝山捉回,斥他言而无信,且赐毒酒逼他喝,征明及伯虎赶至救人。子健出题欲难倒三宝,不果,更被他们赢去数百黄金,遂怀恨在心。周文宾随波斯商人至,自称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又擅作西洋画,为要扬名立万,向子健毛遂自荐。子健测试文宾后,决利用他向三宝报仇。枝山的「三才书斋」开幕,征明与伯虎到贺,三人合力为书斋写招牌,伯虎刻意将书斋改名为「清风书斋」,二人不明所以。六艺馆百年庆典日,子健带文宾至,并声言要挑战已准备用梯在屋梁作画的三宝。
  第2集
  文宾施展失传已久的天外飞仙神功,技惊四座,并向伯虎提出挑战,但伯虎因已答应父广德不再与人比试,无奈拒绝。文宾向子健保证不出七日,伯虎必应战。广德逼伯虎封笔及金盘洗手,伯虎无奈。三宝知道六艺经济拮据,决定卖画救馆,伯虎更在押店中替人写当票招徕,广德不满。伯虎与妻陆昭容徒具夫妻之名,实以姐弟相待,昭容劝伯虎纳妾为唐家继后。枝山之妹晓莲对伯虎有意,知道他将纳妾后心神恍惚,先在渡头与文宾发生争执,其后更失足堕海,文宾见晓莲堕海倩影,不惜下海救人。 文宾到六艺教西洋画,弄至污烟瘴气,馆主周臣愤怒。文宾对晓莲念念不忘,当知道她乃枝山之妹时,心生一计。晓莲发现自己堕海之画像被广传于苏州,羞愤离去。枝山接恐吓信以为晓莲遭绑架,并要以长乐坊之雪饮狂刀作为救晓莲的条件,枝山惟有报官求助,不果。征明与伯虎欲与枝山前往号称人间炼狱的长乐坊取刀救人,却遭其家人反对及阻挠。枝山在渡头见不到二人,正打算独自上路时,却听到二人呼喊之声。
  第3集 伯虎携母王小蝶所赠的锦囊,与征明及枝山同闯长乐坊,三人到达后,发现长乐坊果真是人间炼狱,心生怯意。「刀人」王巨力要三人先闯「酒」「色」「财」三关,三人几经辛苦勉强通过「酒」关。广德发现伯虎失踪,报官求助却不受理,文宾出现愿率领村民到长乐坊救三宝。 巨力见三人能过「酒」关,不惜将「色」及「财」关合并,务求打发三人离去。温柔乡花魁秋月本来大杀三方,但三宝使计力挽狂澜,将近大获全胜时,秋月却使出迷烟令三人神智不清,更与妓女鬼混,被文宾及所率领前来的村民看见。 三人清醒后,遭村民唾弃,此时晓莲若无其事出现,众人更深信三人以救晓莲为借口,入长乐坊作乐。文宾见三人名誉扫地,得意一笑。自三宝声名狼藉后,伯虎的相睇对象纷纷打退堂鼓,广德无奈。广德及小蝶祭祖时,发现祖坟被捣乱,而附近周氏之墓却似有人打扫过,顿感狐疑。三宝怀疑文宾搞鬼,决跟踪他。文宾识穿被伯虎跟踪,伯虎现身指文宾所做一切是冲着自己而来,文宾不讳言要对付他一家人。
  第4集
  伯虎回家向广德问周、唐两家有何血海深仇,广德惟有道出两家六十年前的恩怨,以及不准伯虎考取功名的原因。自从三宝从长乐坊回来后,其墨宝实时跌价,以致卖画救馆计划受阻,学生们亦纷纷退学,六艺馆境况堪虞。小蝶向伯虎打听有关长乐坊中人事,伯虎感奇怪,小蝶恐被悉破,推说自己只是好奇。 东厂密探卓冰以刺青师傅的身分掩饰,卓冰得一藏宝图,欲据为己有,打算将之分别刺于四人身上,然后逃亡,但一客人临时甩底,匆忙间见醉酒的周臣,心生一计。 秋月原是东厂密探,卓冰欲以假地图瞒天过海,失败,惟有说出真相,秋月凭卓冰刺青店内的蛛丝马迹,猜测藏宝图与六艺馆及四大美人刺青有关。征明替六艺馆追债,不果,周臣为免六艺馆被封,无奈让子健入主。周臣欲吊颈自尽,幸被广德发觉阻止。 三宝认为救六艺馆唯一方法就是重振声威,广德为顾存大局,亲自为伯虎再开笔,众人大喜。三宝昂然向文宾下战书,文宾得意一笑。
  第5集
  三宝挑战文宾,双方以抽签形式决定比试项目及出赛次序,更定于七日比赛,且签下生死状,以示决心。三宝所抽到的比试项目,均是自己最弱的一环,信心大失。晓莲跟踪文宾,却被子健两手下发现,上前调戏,晓莲慌忙间失足晕倒,幸文宾及时斥退二人而得保贞节,晓莲醒来,以为文宾不轨,怒掴他。秋月为找四大美人刺青大伤脑筋,温柔乡老板娘风骚骚却以为她只顾赚钱,提醒她不如找个好男人。 巨力从市集中所见玉佩推测伯虎可能是其外甥,遂往唐府找姐姐小蝶,却被广德所阻,巨力伤心不已。巨力遭伯虎等戏弄,闹至公堂,巨力在狱中出示玉佩证明自己乃小蝶亲弟,伯虎犹豫。小蝶到狱中与巨力相认,更请他带三宝往长乐坊受训。 三宝随巨力再到长乐坊,才发现昔日误解长乐坊中人。巨力因长乐坊生意大跌而备受困扰,枝山提出从微中取利抢回生意,众人大喜。巨力针对各人的弱项进行地狱式训练,而伯虎因为不懂用情,故特派秋月令他明白情为何物。
  第6集
  秋月尽义务带伯虎入树林,准备与他谈情,伯虎却不解温柔,秋月冷然离去。宁王女儿朱娉婷与父吵架,女扮男装带同侍婢安安离家,娉婷知长乐坊有抢旗大会,决意一闯。娉婷遇劫,征明及枝山使用在长乐坊所学成功捉贼,开心不已。枝山向征明道出成功的关键,众人听枝山讲出往事及拉奏二胡抒情无不动容,唯独伯虎仍无动于衷。娉婷发现失去印鉴,以为被征明偷去。伯虎见秋月独自一人饮酒,上前攀谈,竟对她产生微妙感觉。 长乐坊抢旗大会中,加入秋月建议的刺青配对项目,增添气氛。伯虎为与秋月配成一对,叫征明在其背上画美人图。娉婷找征明晦气,逼他说出印鉴所在,征明有理说不清,被她夺去财物及虐待。秋月安排东厂密探在抢旗大会上割去所有背部有美人刺青者之皮,杀人无数。娉婷拿征明的玉佩去典当时被捉,且口出狂言,令众人以为她是杀人凶手,征明盘问她时竟发现她原来是女儿身。征明与枝山从死者特征推测伯虎有难,赶往相告,伯虎却专心抢旗,不知身陷险境。
  第7集
  秋月发现伯虎背后有刺青,救他逃出抢旗大会,正欲杀他时,却不慎与他同堕下山坡。抢旗大会中多人身亡,巨力誓要找出凶手,征明与枝山以为乃文宾所为,却苦无证据,遂将被受嫌疑的娉婷拉往衙门。秋月醒来发觉伯虎背上的刺青原来是假的,大失所望。 秋月被毒蛇咬伤,伯虎急忙中想到解救办法,秋月却冷然表示有解药,气煞伯虎。伯虎不忍心抛下受了伤的秋月,虽然要赶往比试大会,仍背她往安全地方,令秋月对他改观。 比试大会中,文宾以阴险手段胜过枝山及征明,且令征明身受重伤。征明命不久矣,嘱咐伯虎要替三宝挽回声誉,伯虎自觉因自己祖先之恩怨而连累了征明,大感难过。 伯虎与文宾比试时,伯虎因受到征明的死讯刺激,终以神妙之笔胜出。文宾本欲利用所设之陷阱来推翻赛果,却反被伯虎指他精神亢奋,经大夫诊断下,证实文宾曾服用禁药。子健见文宾大势已去,即宣布与文宾划清界线,更要求文宾履行生死约之罚则,文宾痛失一臂。
  第8集 伯伯虎发现原来征明并没有死,只是他与枝山合谋的技俩,以激发自己的「情」,大声叫好。伯虎向众人道出,得秋月相助才没有中文宾之陷阱及令他服用禁药。伯虎对秋月的身手大感好奇,欲问她出身却不得要领,伯虎为表谢意,答允秋月如他日有何所求亦必相助。 六艺重拾声誉,三宝之字画再次受欢迎,解决了六艺的财政难关。伯虎本欲与被罚断一臂的文宾言和,却不被接受,文宾并声言要他双倍奉还,伯虎无奈。 娉婷因长乐坊杀人事件受审,但她在庭上雄辩滔滔,最终被判无罪。子健要带娉婷回皇府,娉婷要求多留七日。秋月要求伯虎相助,入六艺求学,实则追查第四幅人皮所在,却遭周臣留难,伯虎终解决周臣所出的难题,让秋月入六艺。征明因临时更换了主考官而大受冲击,伯虎遂将其研究各主考官之试题心得送给他,二宝始知伯虎其实亦醉心考取功名,无奈父命难违,伯虎心愿难偿。征明上京赴考,途中却遭娉婷戏弄,令他赶不及上京。
  第9集
  征明赶不及上京,绝望沮丧,娉婷感内疚。枝山与伯虎知征明赶不及考试,欲安慰他,不果。娉婷为向征明赎罪,送他银礼品,征明有感自己崇高的理想被辱,怒赶她走,娉婷反觉他为人清高。 娉婷买下征明所有作品,又跟踪他,见他侍母至孝,被他的风骨及个性吸引,顿生爱慕之情。三宝被嘲讽没本事考取功名,伯虎不忿。广德体谅伯虎赴考之心,终答允若伯虎纳妾为唐家继后,便可上京赴考。 伯虎为娶妾一事费煞思量,找秋月倾诉。伯虎终想出以画求亲的方法,众表赞成。伯虎问晓莲关于纳妾的意见,晓莲以为伯虎暗示看中自己,竭力协助伯虎找寻作画所需颜料,当知道文宾有伯虎所需颜料时,求他让出,不果。晓莲见文宾被客羞辱,代为出头,文宾终以颜料相赠,晓莲开心不已。 晓莲发现伯虎从未考虑纳自己为妾时,决破坏伯虎纳妾计划。伯虎突遭全城女子唾骂,大感莫名其妙,而纳妾大计亦被搞箍了。
  第10集
  晓莲见三宝咒诅陷害伯虎的人,吓得不敢作声。征明见娉婷竟派人将其纪念亡父的却金亭粉饰得金碧辉煌,大感震怒,不禁责备她好心做坏事。娉婷为表歉意替他找回却金亭牌匾时,不慎被毒蛇咬伤,由于取解药需时,为延迟毒发,要将娉婷送至寒冰洞。征明为表歉意,虽知道有机会受感染仍自告奋勇到寒冰洞照顾娉婷,娉婷醒转见自己面容变得丑陋,欲轻生,征明好言安慰。娉婷见征明君子般照顾自己,芳心暗许。 娉婷痊愈后,欲在离去前约见征明,却被子健从中作梗。娉婷以为征明爽约,无奈随子健回京。征明则以为再遭娉婷作弄,失落回家。 宁王属下将赈灾物资中饱私囊,导致民众叛乱。宁王虽将贪官正法,仍难逃被华太师严斥,华太师更向皇上建议,由宁王负责加设恩科试提拔人才,将功补过。新设恩科试举行在即,伯虎娶妾不成,大急。秋月在六艺得周臣悉心教导及厚待,大为感动。秋月无意中发现第四幅刺青竟在周臣背上,心中忐忑欲杀他之际,伯虎突至向她求婚,一愕。
  第11集
  伯虎视秋月为知己,以家传之紫玉钗向她求婚,秋月心如鹿撞。伯虎与秋月参加迎月彩灯晚会,伯虎决赢取大奖博秋月一笑。伯虎赢得大奖,秋月却喜欢二奖礼物彩球,伯虎见状,竟愿意低声下气求人交换奖品。秋月见伯虎为拾回自己喜欢的彩球而被众妓女戏弄,大为感动,心有决定。秋月决心离开东厂,东厂主持刘公公刘瑾要她受他三掌,秋月宁死也要离开。刘瑾最后不忍心杀她,要她完成寻找人皮任务代替接最后一掌,秋月大喜。 昭容见晓莲因伯虎纳妾一事被勒索,明白她的心意,决以紫玉钗相赠,并答允为她安排与伯虎的婚事。当伯虎带秋月回家吃饭时,众人一愕。晓莲听到伯虎从未有意娶自己时,歇斯底里地责骂伯虎。秋月虽恐幸福的憧憬会失去,仍冷然以对。小蝶与广德为伯虎纳谁为妾一事起争拗,各不相让。枝山雨中再遇已作人妇的旧情人素菊,回想往事心痛地茫然回家,见晓莲竟狂饮烈酒,中酒精毒晕倒。枝山为救妹往找伯虎,跪地求他娶晓莲。
  第12集 伯虎随枝山探望晓莲,误以为晓莲寻死,惟有答应婚事。众人为伯虎应娶晓莲还是娶秋月而分成两派,互相争拗,伯虎最后决定同时娶二人。枝山见素菊被追债,当知道她的情况后,竟答允代其夫婿清还巨款。 枝山为筹钱而烦恼,竟在倾谈晓莲婚事时,索价五千作为礼金,众人却只当他说笑,不加理会。文宾请周臣保荐他上京考恩科,但周臣认为他心中只有仇恨,拒绝为他写荐书,文宾却指他存心埋没人材,不会就此罢休。 枝山为替素菊还债,不惜贱卖书斋,又偷晓莲的嫁妆,众人见他痴心一片,鼓励他再续前缘。枝山鼓起勇气找素菊,但无功而回。秋月欲在出嫁当天为东厂完成最后任务,但最终不忍下手,欧阳东突至,将周臣杀死并成功取得人皮,更火烧六艺会馆,毁尸灭。文宾在六艺大火时出现,众人遂以为他是凶手。 秋月与晓莲嫁入唐家,广德要求二人各饮三碗酒,以示无分大细,但原来秋月每喝一碗酒,便等如进一步走入鬼门关。
  第13集 六艺大火的消息,令秋月未有喝下第三碗酒而得保性命。东告知秋月已中了蛊毒,秋月决定返回东厂。种种不利证据显示文宾最有嫌疑谋财害命,文宾虽极力否认,但因找不到文宾所说的证人樵夫,最后被判斩刑。伯虎看到秋月以不能与人共侍一夫为由,伤心不已,留书出走。伯虎决定与枝山、征明为周臣守丧三年,晓莲迁怒文宾连累自己。 文宾在狱中受尽歧视,五台山无为大师前来渡化他,却反被他拳打脚踢泄愤。后来三宝从周臣的遗作中,推断文宾的确没有说谎,遂要求翻案。刑部官员知道文宾是子健旧臣,请示宁王意见,华太师得悉后,在皇上面前指责宁王越权偏袒旧臣。 宁王被削权,更坚定心意夺取皇位,而东厂所寻的宝藏正是夺位的第一步,可惜寻宝路费高昂,而妻子、女儿又挥霍无度,令他计划受阻。子健答允娉婷要他考取状元的要求,誓夺美人归。文宾的上诉被驳回,三宝惟有全力寻找文宾所说的樵夫,替他翻案。
  第14集
  京城下旨三日后处斩文宾,但当三宝找到文宾的证人时,却发现他原来是聋哑人士,不能为他做证。文宾从无为大师口中知道当年先祖结怨的前因后果,终发现自己枉费心机报错仇,由绝望变成崩溃。 伯虎终找到为文宾翻案的新证据,但行刑在即,仍未找到区知府押后处斩,征明与枝山等遂往刑场拖延时间,文宾却早已准备一死,幸伯虎及时带同区大人赶至,文宾得保性命。原来令文宾洗脱罪名的,正是他已被废的右手。 三宝到周臣坟前述志,庆幸没有冤枉好人,辜负周臣生前愿望。苏州三大富商愿出重赏给高中恩科状元者,枝山讨价还价,以「苏州恩科三连环」作为噱头,如苏州三宝取得三甲,可共得一万赏金。三宝欲接文宾出狱,怎料找不着他。文宾决定重新做人,与伯虎等化敌为友,广德更收他为义子,并建议他与三宝同考恩科,但文宾因废手而失去斗志,众人遂求回春堂的大夫华丙寅替他治手患。晓莲恐伯虎上京拈花惹草,昭容知道后,鼓励她跟随伯虎上京,晓莲开心不已。
  第15集 伯虎欲拒晓莲随同上京,晓莲以文宾手患之疗程不可中断为由,而她亦是唯一可随文宾上京治他手患之人,伯虎无奈答应。苏州民众欢送四大才子上京,四子斗志高昂向京城进发。伯虎等一行五人几经艰苦抵达京城,怎料苦候不见京城六艺会馆派人前来接待,决自行到会馆。原来京城六艺会馆一穷二白,众人为口奔驰,无暇接待四子。馆主沈周更以馆内四才子虽考取数十年功名无功而回来警惕四人。 枝山取出盘川用来籴米,当听到宁王派米,决与征明前往轮米,怎料竟发现娉婷正在派米,娉婷重遇征明,高兴不已。文宾被指没资格考恩科,三宝忿忿不平,认为子健从中作梗。娉婷派人送上米粮等到会馆,更送帖约征明相见,众人取笑征明。 众人为文宾不能考恩科感落寞,沈周指出若有朝中重臣肯为文宾办「录遗」,即取录苍海遗珠有潜质之考生,即文宾有望考恩科。征明惟有带同会馆一干人等找娉婷,求她请宁王协助办「录遗」。宁王知娉婷钟情征明,敷衍她。
  第16集 宁王向皇上讲解贡院修葺工程,并会供奉恩怨二鬼来防止贡院发生瘟疫,华太师责宁王妖言惑众,要烧毁二鬼破除迷信,宁王怀恨在心。华太师与妻蓝红玉有一儿子文武,在文在武皆强差人意,气煞二人。 华家侍婢到庙宇还神后,发现会银被盗,秋香凭机智查出原来是夏香所为。众侍婢见枝山与夏香所描述的薄情郎一模一样,以为他骗取其会银,将他毒打一顿。因秋香貌似秋月,枝山回会馆诉说被「秋月」抢去籴米钱,众人不信,反指他中饱私囊。 晓莲跟枝山再去籴米,见到秋香,枝山为要证明自己清白,以金钱引诱秋香及石榴留下作比试,怎料枝山不敌,伯虎赶至时,秋香已离去,晓莲为怕伯虎与秋月重聚,矢口否认见过她。伯虎在市集见到秋香,以为是秋月,欲上前相认却转眼间失去她的踪影。 晓莲为伯虎因秋月而失魂落魄,大发脾气,文宾为鼓励她,遂赠水晶宝石给她生火。红玉带同婢仆往观音庙还神,伯虎乍见秋香出现。
  第17集 伯虎追至观音庙,秋香却误会他是登徒浪子,华府家丁教训伯虎,秋香见伯虎狼狈模样,回眸一笑,使伯虎以为她仍生他气才不肯相认,一于租船直追。娉婷无意中听到子健使计令征明等不能高中科举,向宁王投诉。宁王为了娉婷,扮农夫考验征明,发现他不贪财色且才高八斗,只可惜食古不化、不识时务,不适合作自己女婿,故拒绝助他为文宾办「录遗」。娉婷向征明致歉,更借机相赠亲手绣的荷包表爱意。 枝山等欲向华太师拦途跪轿求赐「录遗」,不果。石榴号称天下第一铲,发现华府海味失窃,秋香叫护院关仁贵大肆搜查,揭发原来是夏香偷了来讨好众家丁,更因此发现当日枝山只是代罪羔羊。秋香与石榴倾诉心事,原来石榴曾遇人不淑,大受刺激下失去味觉,幸有秋香替她试味,才能瞒天过海。石榴认为天下男儿皆薄幸,欲与华府众婢女结义终身不嫁,吓得众人鸡飞狗走。娉婷欲试探征明对自己的心意,岂料中途碰见继母柳如花配戴亡母珠钗,不禁怒掴她,征明不明原委还责她不孝,娉婷气愤。
  第18集
  征明听娉婷诉说往事始知错怪了她,为了令娉婷转怒为喜,竟答允为她摘取天上的月光,娉婷高兴不已。宁王欲向鞑靼王借钱作为寻找宝藏经费,热情款待小王子麻儿德鲁,见他对娉婷有意,欲招他为女婿。枝山等决定向太师夫人红玉埋手,众人扮鬼扮马欲打动她为文宾办「录遗」,终被她揭穿,但见一众苦心,红玉承诺若他们能在七日内取得自己头上珍珠,便替他们求太师办「录遗」。 太师六十大寿将至,皇上有感宫中生活苦闷,硬说要去寿宴及看文武表演,太师担心。文武醉心设计小玩儿,不爱读书习武,太师恐他会在御前出丑,怒责他并将小玩儿扔掉,幸秋香替文武解围。石榴亦为炮制美食款待皇上而苦恼,在市集中与枝山狭路相逢,见枝山对饮食甚有心得,遂请求他教路。枝山得知华府请家丁,遂建议伯虎前往应征,一于里应外合伺机偷珍珠。晓莲知伯虎有机会到华府见秋月,大表不满。娉婷得知要远嫁鞑靼,欲离家出走却被子健捉回,惟有写信叫征明尽快来提亲。
  第19集
  秋香主持甄选招聘家丁,要众人通过面试、笔试及路试,伯虎前来应征,秋香则以为他来追求自己而诸多留难。华府突遭山贼入屋行劫,还挟持文武。伯虎以为秋月有危险,遂奋力率众拯救文武,未几发现事有蹊跷,终识破秋月诡计。原来山贼入屋之计乃为测试应征者的忠心,伯虎因被指漠视文武安全而遭淘汰,伯虎不忿。 此时,夏香突然吞耳环自尽,伯虎凭机智让她吐出,更指夏香忠心耿耿而责华府上下不近人情,结果获红玉赏识。 最后伯虎及六艺馆的陈忠、张慈均被取录,并获赐名华平、华安及华福,三人更在卖身契上打下指模。伯虎从夏香口中得知秋香三岁入华府做侍婢,大感困惑。文宾见征明行为古怪,担心不已,枝山便以过来人身分,指征明正受相思之苦。 娉婷对德鲁不假辞色,德鲁却以为她正考验自己,不以为意。娉婷送出多封信给征明却全无回音,伤心不已,无计可施下求如花帮忙,让她与征明见面,如花答应。
  第20集
  娉婷知征明来到宁王府,赶忙梳妆。宁王见征明,指他即使娶了娉婷亦养不起她,还说他只想攀龙附凤。征明毅然留书给娉婷,好让她对自己死心,娉婷看罢留书伤心欲绝。枝山以教石榴南方美食秘诀,欲她带自己入华府,不果,二人不欢而散。素菊的食店「醉刘伶」开张之日,石榴入内一试后将菜弹得一文不值,令客人一哄而散,枝山知道后以炸油条秘诀,换取石榴重新试食,客人见石榴加以赞赏,对醉刘伶重拾信心。原来石榴乃欣赏枝山对素菊深情,才肯美言,并答允带他入华府,枝山欣喜。 枝山入华府后惊见伯虎被打至口青面肿,安慰他要忍辱负重。枝山替石榴为道地小食改名,令这些小食可登大雅之堂,石榴半信半疑,对枝山印象改观。陈忠、张慈到华府后感生活无忧,乐于为仆,伯虎大骂二人没有大志。伯虎发现秋香全无功夫底子,才相信她并非秋月。征明心情落寞,苦撑专心考试,不理儿女私情,众人担心。娉婷见去信多封,仍得不到征明的解释,心碎地烧毁所有征明的诗集和字画。
  第21集
  娉婷痴心尽碎,叫安安买香粉,名为赶虫实想自杀。安安遇见枝山,误会征明是薄情郎,迁怒于他。征明随沈周到西郊模拟考科举,枝山赶至怒责他,征明无奈说出娉婷嫁他只会捱苦,枝山愤然说出他让爱只会害死娉婷。征明知娉婷打算自尽,大惊,拔足狂追花轿。 德鲁不愿让爱,枝山提议二人服食毒药以示真心,征明不假思索吃下。德鲁终向宁王提出解除婚约,还答应依期借款。宁王无奈要征明高中状元才能迎娶娉婷。 太师在朝上以抢花轿一事揶揄宁王拆散鸳鸯,宁王怀恨在心。太师见文武在文在武毫无改进,责打他欲激发他还手,不果,大怒。伯虎同情文武,遂献出「瞒天过海」及「移形换影」两计,使他能在御前献艺,秋香与文武等均大喜,赞赏伯虎。 枝山打算在太师摆设寿宴时,夺取珍珠,向众人讲解夺珠大计。宁王为报太师之仇,打算在太师寿宴当日出题「大明疆土有几、有几大」来考文武,欲令太师全家抄斩。
  第22集 枝山借口协助石榴煮之机,接应伯虎。伯虎成功使用馊水计偷得红玉头上珍珠后交给他,怎料石榴以为枝山手中的是假珍珠,欢天喜地硬取过来用以装饰菜。 伯虎无意中听到宁王一党的诡计,接着被拉去传菜未及报信,并发现碟上濑尿虾不翼而飞,大吃一惊。文武使用伯虎所献之计在御前表演武艺备受赞赏,圣贤书亦背得琅琅上口,而对对亦工整恰当,太师老怀安慰。 宁王实时考他「大明江山有几大?」正当文武欲回答时伯虎赶至,情急智生下解决了考题及走虾事件两大危机。 太师赏识伯虎才华,从秋香得知他准备赎身离开,于是在卖身契上做手脚,令他不能离开华府。伯虎欲偷走却遭秋香搞砸,气忿。秋香知伯虎要考恩科及误会他是秋月才混入华府,心生歉疚,且对他的痴情感动。 枝山及文宾带着珍珠到华府,要求红玉履行诺言帮文宾办「录遗」,红玉答应。石榴见到枝山,自知引狼入室,怒气难消。
  第23集
  伯虎在华府见枝山,告诉他要留在华府。石榴追打枝山后,带他到伯伦楼,因有感他对朋友够义气,硬要跟他结义成「兄弟」。文宾被众人指责不理兄弟死活,幸枝山回来后真相大白。晓莲向文宾道歉,又鼓励他考取功名,以报答三宝相助。伯虎决要令华府鸡犬不宁,先教文武写封条严封华府,又将红玉之盔甲兵器乱放,更教他画龟来讽喻太师,太师虽大为震怒却不中计,以「连坐法」棒打众家丁。伯虎因连累众家丁受罚,被众人排挤。 宁王见子健寻得宝藏,密谋巩固实力,以棉衣相赠仕子笼络人心,却遭太师阻挠。太师指仕子寒窗苦读不应惧寒风,且棉衣易于作弊,要抵寒风可用炭炉取暖,朝中大臣顿分两派支持二人。皇上决定让二人在山野苦寒之巅比较棉衣与炭炉取暖效果,宁王不堪风寒险被冻僵,而太师则陷入昏迷。太师听故人之话,恐文武不成才,勒令他做家丁,由低做起。秋香等参加群芳会才艺竞技,伯虎被逼做拉拉队。枝山见伯虎被众侍婢团团围住,还以为他艳福无边。
  第24集
  秋香在竞技赛中扭伤脚但仍坚持继续比赛,伯虎初不明所以,及后知到她是为自己争夺大奖黄绢祈福,不禁动容。秋香与醉刘伶的小娟得进入最后决胜负会合,秋香因脚伤令茶倒进痰盂。 小娟落败失声痛哭,枝山追问始知素菊急需奖金还债。秋香拉伯虎去许树下抛宝牒祈福,伯虎见她虔诚美态,怦然心动。 枝山回会馆问晓莲借钱,但晓莲只顾伯虎安危,枝山不满,与她发生龃龉。晓莲拉文宾到赌档赌钱发泄,却一下子输掉三十,文宾承诺替她赢回,并与微服出巡的皇上对赌,最后以「一柱擎天」摇骰技术赢得三十。晓莲请文宾吃饭答谢,并赞赏文宾。文宾辗转反侧未能入眠,突然听到晓莲大叫,即冲入她房却惊见她正在洗澡。文宾与晓莲一离开房间即见沈周,二人有理说不清,惟有恐吓他不准他说三道四。 华府又出现写血字和稻草人,众家丁以为是伯虎所为,毒打他。伯虎怀疑自己有夜游病,叫秋香看守自己。素菊向枝山诉说丈夫没钱还债欲会将她卖入青楼,枝山将债务一力承担。
  第25集
  枝山为素菊欲再向会馆众人借钱,不果。祸不单行,枝山被人偷去钱袋,还被人当作骗子,幸石榴及时出现解围,并愿意借钱给他。秋香与伯虎发现原来患夜游病的是文武,相信是因他长期受太师压逼所致。太师见皇上不上早朝,担心地到御书房查看,竟见他与众太监在摇「一柱擎天」,还以为当中大有玄机。 太师与红玉听伯虎与秋香报告文武有夜游病,不肯相信。太师说若果伯虎能摇到「一柱擎天」就相信他并随他所愿,不再逼文武习文练武,以及替他赎卖身契。众婢女和家丁苦练「一柱擎天」,玉书乘机藉教秋香摇骰「揩油」,伯虎看不过眼,出言指责,但秋香竟不信还责他不专心练习,伯虎气极。伯虎偷听玉书与仁贵之言,忍不住出手打玉书,最后被罚执书房。 石榴以十高息标得会银借给枝山,枝山感激。春香、夏香和冬香均指经常被玉书「揩油」,秋香始知错怪伯虎,再去许愿树为他祈福,却惊见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秋月,欲追上前,却一时滑倒追不到。
  第26集 秋月望着所拾到的宝牒,以为伯虎对自己痴心一片,阿东突至劝秋月对伯虎死心,且不要让刘瑾知道,秋月不理。秋香开心地告诉伯虎见过香月,还带他四处找秋月,令伯虎心情紊乱。 枝山筹钱给素菊,却被嫌少指不够付利息。石榴无意中发现原来是素菊自己烂赌欠下巨债,却骗枝山是丈夫烂赌,愤然指责素菊却被她推倒在地。石榴正欲告诉枝山真相时,素菊先发制人,令枝山与石榴反目。石榴被冤枉,以为白醋是酒狂饮,幸被秋香发现。 文武终练成「一柱擎天」,伯虎即向太师报喜。太师带文武赶入宫教皇上,其后发现真相,气极再三直谏皇上,皇上悻然逐他离宫。太师指因不是伯虎摇得「一柱擎天」,不需履行还契承诺,伯虎愤然指责。 太师揭穿伯虎身分,众愕然。秋香有感自己害伯虎不能赎身,私自放走他,众婢女替秋香求情,文武亦讲出肺腑之言。太师遂以卖身契说明伯虎入华府全为秋香,夏香即反目不再替她求情。秋香被太师处罚,降为初级婢女。
  第27集
  伯虎回到会馆后,记挂秋香,给沈周看穿心事。晓莲向文宾表示不会放弃伯虎,将水晶链坠还给他,文宾明白她的用意,感无奈。文宾伤心往买醉,在赌坊再遇皇上,皇上要文宾教他逢赌必赢秘诀,文宾却懒理他。华府侍婢对秋香窃窃私语,指他与伯虎有染,秋香欲辩无从。 四子到礼部看考试坐位表,却找不到伯虎的名字,此时太师出现说不会让伯虎此等只顾窃玉偷香的登徒浪子考恩科。四子怒气天前往报官,但官员们一听到要告太师即棒打四子,赶他们出衙门。四子气愤难平,分别去其它部门告太师,却无人敢受理。 秋香在市集被众人揶揄假正经,正感难堪时遇上伯虎,伯虎苦苦痴缠,众街坊即指二人为狗男女,秋香与伯虎无奈逃离市集。秋香欲叫伯虎想办法阻止流言,伯虎却坦言爱她,秋香愕然但不肯接受。太师安排文武到西洋留学,秋香为逃情甘愿跟随。各部门均不受理伯虎案件,还重打三子,文宾建议让征明去求宁王,征明勉为其难答应。
  第28集 征明请宁王帮伯虎指证太师不是,子健即提议要他跟娉婷一刀两断为条件,征明感为难。娉婷知道后往找伯虎,伯虎大感歉疚。后来伯虎听到秋香要陪文武留学西洋,且叫他不要自作多情,更感晴天霹雳。伯虎回会馆对众人讹称有办法状告太师,征明顿舒一口气。伯虎跟踪秋香,见她为自己祈福的宝牒后重燃希望,用尽方法向她示爱,秋香不胜其烦。 枝山揭穿伯虎说谎,伯虎惟有说出不能让征明断送大好姻缘,众恍然。晓莲听到伯虎声声说要娶秋香,伤心指骂他,伯虎坦言只当她是妹妹,还叫她写下休书休掉自己,晓莲怒掴他。文宾关心晓莲,反被她赶走,伤心买醉时竟被人捉往皇宫,原来皇上要他教授赌术,文宾乘机替伯虎向皇上求情。 大殿上,伯虎与太师各执一辞,皇上惟有问秋香是否喜欢伯虎,秋香知道答是会令太师乌纱不保,答不是则伯虎要被充军塞外,顿感仿徨,幸文宾代为求情,皇上给予半个时辰考虑。皇后向秋香问明心事,秋香突然灵机一触。
  第29集
  秋香指出此事在大殿上公议已发展成天下事,理应由天下人来决定,宁王遂提议由京城人表决。皇上大感兴趣,决定若伯虎能在七日内取得十万户「双喜」挥春,则判他赢。皇后留秋香在身边免被人骚扰。 晓莲写下休书休掉伯虎,文宾暗喜,伯虎为重获自由高兴不已。晓莲见无人同情自己,愤然说要回苏州,文宾着急。秋月知道伯虎爱上秋香后,不愿相信,以为他只当秋香是自己替身。伯虎等到街上求百姓赐挥春,可惜反应冷淡。枝山到醉刘伶见小娟险被卖落青楼,毅然将素菊的债务承揽上身。 秋香陪皇后到水月庵祈福,秋香指伯虎所爱的乃是秋月,皇后恍然秋香担心伯虎对她并非真心。伯虎等往观音庙扮鬼扮马哄善信赐挥春,秋月突然出现揭穿伯虎是骗子,更声称会杀秋香,伯虎大惊失色。 伯虎到水月庵找秋香,惊见她花容尽毁。秋香伤心狂奔,伯虎拔足狂追,并誓言不管如何仍要娶她,且用自挖双目表诚意,秋香终被打动。
  第30集
  三子仍为伯虎求挥春而努力不懈,怎料伯虎拖着秋香回来还说只要与秋香一起,不再计较是否充军塞外。此时妙音师太破戒下山,表示愿协助二人叫善信赐挥春,众人大喜,秋香却担心会害了太师。伯虎找太师向他认输,太师却不领情。晓莲回乡在即,众人却不关心,文宾替她难过,沈周看在眼,告诫他有花堪折直须折,晓莲无意中得悉文宾爱上自己,震惊。文宾鼓起勇气向晓莲示爱,却不被接受。 幪面人偷入观音庙放火烧挥春,并留下刻有华字的匕首,太师顿成疑凶,皇上亲自审理,众人口径均指太师为挽回面子嫌疑最大,太师见李尚书亦说谎诬蔑自己,大感震怒,晕倒,皇上遂恢复伯虎应考资格。太师醒来有感名誉攸关,到宫门外长跪求见皇上,红玉担心他会支持不住。 四子准备赴考,娉婷及素菊送上礼物祝福征明及枝山,晓莲亦借意送上状元玉给文宾,文宾开心不已。伯虎梦见四子同时高中状元,而太师竟变成了皇太后,还要斩自己,吓得冷汗直流,醒转后急急与三子入贡院考试。
  第31集
  贡院外,沈周在摆面档乘机赚钱,娉婷、素菊、秋香分别为三子打气,独晓莲对文宾冷言对待,四子斗志高昂地步入试场。数名考生被搜出作弊证据被递夺应考资格,怎料连黄祥因忘了拿走当票也不幸被赶出贡院。沈周说穿晓莲为了文宾才帮他开档卖面,晓莲否认,怎料此时发现有一周姓仕子吐血发疯之消息,晓莲赶忙上前,沈周得意一笑。晓莲老羞成怒返会馆,却发现文宾早已为她补了瓦顶、破了柴、籴了米,还买了烟花,不禁会心微笑。 皇后为太师求情,反惹皇上反感。秋香自责喜欢上伯虎,连累太师。宁王趁太师不在,怂恿皇上兴建别院与众同乐,皇上大乐并赐命为「豹房」,太师知道后直闯御书房,絮絮不休向皇上进谏,皇上愤然将太师撤职,太师顿感晴天霹雳,除去乌纱、官服后茫然在京城踱步。四子考试完毕步出贡院,四女独不见秋香来迎接,伯虎即赶往华府,竟发现太师精神失常兼且瞎了,遂建议带他去长乐坊找丙寅医治,秋香为表歉疚愿陪同前往照料。
  31----51

相关词条

Copyright 百科全书 (Zidiant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