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科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作文 教育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分类汇总偏旁部首
查字典通>>百科>> 顾拜旦
  

【生平简介】
返回顶部

  皮埃尔·德·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1863.1.1—1937.9.2,法国人)

  

皮埃尔·德·顾拜旦

顾拜旦1863年诞生于法国巴黎一个信仰天主教的贵族家庭。父亲是一个保皇派官僚,母亲从事慈善事业,是一位虔诚的教徒。顾拜旦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从少年时代,他就对体育有了广泛的兴趣,喜爱拳击、划船、击剑和骑马等项运动,还是出名的画家。 顾拜旦不仅是国际体育活动家,同时也是卓有成就的教育学家和历史学家。

  从1875年开始,一直到1881年,考古学家在希腊连续发掘出古代奥运会的文物遗址,这引起了顾拜旦的兴趣和关注。在1890年,他终于有机会访问希腊的奥林匹亚山,古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他认为宏扬古代奥林匹克精神可以促进国际体育运动的发展。

  在1892年12月25日,皮埃尔·德·顾拜旦发表演讲,在演讲中首次提出“复兴奥林匹克运动”。 1894年在巴黎举办了国际体育会议,决定在希腊创办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并规定每4年举行一次。1894年6月23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正式成立,当时希腊文学家泽麦特里乌斯·维凯拉斯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而顾拜旦则担任国际奥委会秘书长。

  顾拜旦在1896年至1924年期间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1924年顾拜旦辞去了担任28年之久的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1925年后任终身名誉主席。

  1937年9月2日,当这颗伟大的心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全世界都为之动容。

人生经历
返回顶部

  顾拜旦从小聪明伶俐、勤奋好学。人学后,他很敬佩博学多才的修辞学老师卡龙·神甫,因此缘故,对文史课程有浓厚的兴趣,并饶有兴味地涉猎了古希腊的灿烂文化。中学毕业后,他先入军事学院就读,继而攻读教育。为求深造,他又前往英国留学。在那里,他潜心研究了英国教育史,撰写过有关18世纪英国儿童教育家汤姆士·阿诺特之教育思想的学术论文。阿诺特曾经说过:运动是青年自我教育的一种活动。这句名言在顾拜旦的心灵中,诱发起致力于体育教育的火花。当时,他还考查了英国教育和体育的现状,对那里学校的体育课、课外体育活动和经常性的郊游十分赞赏,希望在法国各学校中也能设置体育课,培养学生集体主义思想和刻苦锻炼、强健体魄的精神。那时,他对法国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失利深感痛心,希望通过改革教育,增强民众体质,来振兴法国。

  在古希腊文化的熏陶和当时英国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下,他逐渐萌发了改革法国教育制度和倡导体育运动的思想。大学毕业后,顾拜旦没有听从其父母的规劝,涉足军界、法律界,毅然选择了从事教育和体育的道路。

  回国后,他陆续发表了《1870年后的法国史》、《教育制度的改革》、《运动的指导原理》、《运动心理之理想》、《英国与希腊回忆记》、《英国教育学》等一系列著作,提出了不少改革教育和发展体育的建议,引起法国人民的注意,并产生了一定的国际影响。

  1875年至1881年间,在欧洲考古工作者们的努力下,处于毁坏之中的、不朽的古代奥运会的遗址不断被挖掘出来了,而且每年都迅速地公布挖掘的结果。因此,顾拜旦同其他一些对奥林匹亚感兴趣的人士一样,都能及时、详细地倾听到公布的情况。对此,他提出了一个十分有价值的挖掘计划。当时他曾写道:“德国人发掘了奥林匹亚的遗址,可是法兰西为什么不能着手恢复她古代光荣的历史呢?”

  为了实现自己的志向,顾拜旦西渡英吉利海峡,对英国体育运动开展的情况进行了考察。1887年,他作了《法国和英国中等教育制度对比》的报告,对英国将户外竞技游戏纳人教育内容给予很高评价,主张在法国学生中也开展竞技游戏,并以体育为重点来改革教育。1888年5月,顾拜旦针对学生因学业过重而过分劳累的问题提出:“惟一解决的办法是让孩子们游戏。”当年,顾拜旦就任法国学校体育训练筹备委员会秘书长。翌年,在圣克莱的推动下,成立了“法国体育运动联合会”。同年,顾拜旦代表法国参加了在美国波士顿召开的体育训练大会。与会期间,他进一步了解了世界体育发展的动态,敏锐地感到近代体育的发展正在走向国际化,一批国际性的单项体育联合会组织相继成立。例如,1881年建立了“国际体操联合会”1892年建立了“国际赛艇联合会”和“国际滑冰联合会”等。这些组织都为现代奥运会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为了进一步考察各国开展体育运动的情况,顾拜旦不辞辛劳地访问了欧洲一些国家。1890年,他生平第一次访问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希腊的奥林匹亚。当他看到古奥运会的遗址时,十分感慨,并产生了举办由各国参加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想法,想以此增进各国运动员之间的友谊。

  这一年,顾拜旦受法国政府委托,负责调查、研究大学的体育工作,于是,他借此机会向世界上许多国家发出了体育状况调查表。通过调查,他发现国际上各个体育组织之间充满了矛盾和混乱,对立情绪十分严重,体育运动日趋商业化。因而使他意识到,可以凭借古希腊体育的历史经验和传统影响,来推进国际体育运动,同时深切地感到,应该尽快地以古代奥林匹克精神,把现代奥运会创办起来,用“团结、友好、和平”的精神来指导比赛,以消除体育领域内存在着的种种混乱的不良倾向。于是,他便积极着手进行创办现代奥运会的工作。

  1891年,顾拜旦改组了“尤利西蒙委员会”为“体育高级理事会”。同年他还创办了《体育评论》杂志,井以此为阵地,热情宣传他的体育主张。当时,顾拜旦的崇拜者狄东神甫创办了一个学术性的俱乐部,提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顾拜旦非常欣赏和赞同这个口号,以后便把它作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口号。因为它体现了人类永远向上、不断进取的精神。

  1892年11月25日,顾拜旦在“法国体育联合会”成立3周年的纪念大会上,发表了题为《复兴奥林匹克》的演说,他第一次正式提出了创办现代奥运会的倡议。

  为使这一倡议迅速得以实现,顾拜旦提议“法国体育联合会”发起和召集一次由世界各国重要“体育联合会”代表参加的“国际性体育会议”,具体磋商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事宜。为此,成立了一个以顾拜旦为首,由英国、美国和法国社会知名人士组成的“筹委会”,嗣后,他又远涉重洋,奔赴英、美等国,进一步宣传复兴奥运会的主张。在他的推动下,1893年在巴黎召开了国际性的体育协商会议,讨论创办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问题。

  经过顾拜旦及其同事们的多年努力和精心筹备,“恢复奥林匹克运动会代表大会”于1894年6月18日至24日在巴黎胜利召开。来自12个欧美国家的79名正式代表参加了会议。在这次历史性的会议上,一致通过恢复奥林匹克运动的宪章,确定了现代奥运会的宗旨,并规定只允许业余运动员参加。为了筹办现代奥运会,还正式成立了奥运会的永久性的领导机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希腊著名诗人泽·维凯拉斯被选为第一任主席,顾拜旦当选为秘书长。会议还决定,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于1896年4月在希腊举行。以后按古奥运会的传统,每4年举行一次。

  1894年10月,顾拜旦再次对奥林匹亚地区进行实地考察。为了节约资金和交通便利,他取消了在奥林匹亚举办运动会的打算,决定按古希腊风格,在雅典新造一个可容纳5000名观众的体育场举办现代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经顾拜旦的多方奔走、积极努力,在希腊富商乔治·阿维罗夫资助下,首届奥运会于1896年4月5日在雅典胜利召开。

  顾拜旦要求运动会能在世界各地举行,反对把希腊作为运动会的永久会址。他认为古代奥运会的光辉历史是希腊民族的,也是全人类的,只有使它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广泛传播,成为国际性活动,才能使奥林匹克精神发扬光大,更具生命力。

  为捍卫奥林匹克精神的纯洁性,1912年,顾拜旦在斯德哥尔摩奥运会期间,发表了他的名作《体育颂》。热情地沤歌了体育,抒发了他的奥林匹克理想。为此,他荣获了该届奥运会文学艺术比赛的金质奖章。

  1913年,顾拜旦精心地为国际奥委会设计了会旗,即一面中间由蓝、黑、红、黄、绿五只彩色圆环相套接成白色无边旗。它象征着五大洲的团结,以及全世界运动员以公正、坦率的比赛和友好的精神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相见。

  此外,顾拜旦还在体育方面开拓了运动心理学的领域。他先后发表了《运动心理学试论》(1913年)和《竟技运动教育学》(1919年)等名作;还发表了有关运动分类的见解,为体育学术研究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从1896年至1925年,顾拜旦男爵一直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负责该组织的领导工作。在他任职期间,国际奥委会成员由14个发展到40个。同时,在他的支持下,先后成立了20多个国际专项运动联合会。1924年,他因年事已高,主动辞去担任28年之久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职务,但他被聘为终生名誉主席。

  13年后(即1937年9月2日),顾拜旦男爵因心脏病在洛桑与世长辞,终年74岁。遵照他生前的遗愿,顾拜旦的遗体安葬在瑞士洛桑,而其心脏则安葬在古希腊奥林匹克的发源地——奥林匹亚。他希望即使自己已长眠于地下,但其心脏仍能与奥林匹克运动的脉搏一起跳动。

奥林匹克
返回顶部

  奥林匹克是一个翻译词汇,它原指古希腊时期在奥林匹亚举行的对天神宙斯的祭祖活动。祭祖活动中的体育比赛被称之为“奥林匹亚竞技”。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在研究古希腊文化时,开始把“奥林匹亚竞技” 又称之为“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由于在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召开期间同时还要进行诸如学术讨论、诗歌朗诵、艺术展览等其他的一些文化活动,所以人们便把包括奥林匹亚竞技在内的整个活动都冠以“奥林匹克”的称呼。为了与现代相区别,故又称为“古代奥林匹克”。

  古希腊是一个神话王国,优美动人的神话故事和曲折离奇的民间传说,为古奥运会的起源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古奥运会从公元前776年起,到公元394年止,经历了1168年,共举行了293届。按其起源、盛衰,大致分为三个时期。古代奥运会的比赛日程和项目、古代奥运会的授奖仪式等都独具特色。

  奥林匹亚(Olympia)位于希腊首都雅典西南300公里的丘陵地区,在伯罗奔尼撒半岛西部,阿尔菲奥斯河北岸(距洞口16公里)。自18世纪始,一批又一批的学者接连不断地来到奥林匹亚考察和寻找古代奥运会遗址。

  1888年5月,顾拜旦针对学生“学业过劳”,提出“唯一解决的办法是叫孩子们游戏”。1889年5月,他利用万国博览会召开体育会议和学生运动会。1892年,他呼吁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之后于1894年6月成立了奥林匹克委员会,并于1896年在雅典召开了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现在奥林匹克已成为世界规模的体育盛会,他倡导的奥林匹克精神传遍了全球。由于他对奥林匹克不朽的功绩,被誉为“奥林匹克之父”。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

1913年,顾拜旦为国际奥委会设计了会徽、会旗。会旗图案白底、无边、上面有蓝、黄、黑、绿、红5个环环相扣的彩色圆环,象征着5大洲团结以及全世界运动员以公正比赛和友好精神相聚在奥林匹克运动会。此外,他还倡议燃放奥林匹克火焰、设立奥林匹克杯等。在确定奥林匹克运动会口号的问题上,顾拜旦最初觉得应以“团结、友好、和平”的口号来指导比赛。后来,他的一个朋友狄东神甫提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得到顾拜旦的赞赏,认为它体现了人类永远向上、不断进取的伟大精神,以后便倡议它作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口号。1925年顾拜旦辞去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职务。在他任职期间(1896年至1925年),国际奥委会成员由14个增加到40个,并先后成立了20多个国际专项运动联合会。他卸任后被终身聘为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

  顾拜旦在社会竞技运动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1892年他呼吁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之后,于1894年6月成立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并于1896年在雅典召开了第1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始了体育活动家的生活。1924年顾拜旦辞去了担任28年之久的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1937年9月2日,当这颗伟大的心脏永远地停止了跳动,全世界都为之动容。

顾拜旦名言
返回顶部

  在简要回顾五年的历史后,顾拜旦说明了奥林匹克精神与纯粹的竞技精神的不同之处。他认为,纯粹的竞技精神只能带给运动员心理上自得其乐的悦乐感,奥林匹克精神带给人们的将是美感、荣誉感。这正是顾拜旦心中崇尚的精神,在《体育颂》中,他也曾热情地讴歌,赞美体育是美丽、艺术、正义、勇敢、荣誉、乐趣、活力、进步与和平的化身。

  顾拜旦是一位教育家,教育思想是他体育思想的核心。在演说中他阐释了“敲响重开奥林匹克时代钟声的原因”:基于改革教育的愿望。他不满“青少年往往为陈旧、复杂的教学方法,愚蠢和严厉相交替的说教以及拙劣肤浅的哲学所束缚而失去平衡,,的现状,希望通过复兴奥运会来改变传统教育方法与内容,从而促进青少年全面、均衡、协调地发展。顾拜旦曾经考察研究过希腊雅典古代奥运会的遗址,认为“古希腊人组织竞赛活动,不仅为了锻炼体格和显示一种廉价的壮观场面,更是为了教育人”。可以说,顾拜旦复兴奥运会的根本宗旨就是通过体育竞赛来教育青年。因此,他决心“把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运动功利主义同古希腊留传下来的高尚、强烈的观念结合起来,开辟奥林匹克新时代”。

  如何将奥林匹克精神变成现实?顾拜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理念:“大众”参与,即使“地位最底下的公民’’也应该能够“享受”这种精神。顾拜旦的一句名言“参与比取胜更重要”(也有翻译为“重要的是参与而不是取胜”),同样强调了这一奥林匹克思想的精髓。在另一次演讲中,他曾指出:“先生们,请牢记这铿锵有力的名言。这个论点可以扩展到诸多领域。对人生而言,重要的绝非凯旋而是战斗。传播这些格言,是为了造就更加健壮的人类——从而使人类更加严谨审慎而又勇敢高贵。”可以看出,顾拜旦提倡和复兴奥林匹克运动有着非常广阔的胸怀,是以全人类不断完善自我为出发点,绝非号召人们单纯为夺取桂冠和金牌而拼搏。

  那么,奥林匹克精神的内涵究竟是什么呢?在第5段中,顾拜旦作了具体的阐述。他认为,奥林匹克精神是人类吸收古代传统构筑未来的力量之一,这种力量体现在:虽“不足以确保社会和平”,但仍可促进和平;虽“不能更加均衡地为人类分配生产和消费物质必需品的权力”,但仍可促进公平;虽“不能够为青少年提供免费接受智力培训的机会”,但仍可促进教育。和平、公平性、教育性,在他看来就是完整、民主的奥林匹克精神。

【生平】
返回顶部

  顾拜旦1863年1月1日诞生于法国巴黎一个信仰天主教的贵族家庭,承袭了男爵头衔。父亲是一个保皇派官僚,一个颇有名气的水彩画家。母亲玛丽也是贵族后裔,从事慈善事业,是一位虔诚的教徒。顾拜旦从他父母处继承了大笔的遗产。顾拜旦排行第4,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

  顾拜旦聪明伶俐、勤奋好学,很小就表现出了统领全局运筹帷幄的思想与才干,还是学前儿童的他,在游戏中创造出了自己想象中的王国。在那里,城镇设计师、建筑师、园艺家、铁路工程师、总司令、服装商等一应俱全,他制定了自己王国的法律和法令,制作了 “国旗”,编造了“国歌”,甚至出版了一本“官方杂志”。他给他的“臣民”们做机智又有学识的演讲。当冬天来临时,小顾拜旦又率领着他的王国“舰队”,在他的米尔维勒家后院的池塘里神奇地起航了。他自己担任地方行政官,每天忙得不亦乐乎。而且他在许多场合都表现得能言善辩,他思考周密的关于保卫共和国的言论常常使听众大为吃惊。从少年时代,他就对体育有了广泛的兴趣,喜爱拳击、划船、击剑和骑马等项运动。

  学校生活很快取代了顾拜旦指挥“千军万马”自得其乐的童年时代。当时的欧洲是强大的,生活在富裕家庭和贵族学校的顾拜旦,有最优越的阅读和获取知识信息的条件。1872年,9岁的顾拜旦第一次读到了《汤姆·布朗的学校生活》一书,书的作者是英国拉格比公学的老校友,他描绘了拉格比公学的教育方式,如何让那些沉湎于饮酒、打猎和赌博的乡绅子弟学生变得朝气和充满阳光。当时的校长阿诺德利用了那些集体进行的体育运动来满足孩子们喜欢交际的心理需要,同时那些个人项目的田径运动也培养和激发了年轻人所需要的灵活耐力和征服精神。由此,现代体育能够帮助和拯救痛苦迷茫中的年轻人,

杨洪武篆刻肖像印《顾拜旦》

成了当时教会及学校的普遍认识。书中展现了一幅幅令人神往的画面:一群和他的年龄相仿的英国少年,或在拉格比公学旁的田野里飞快地奔跑;或在新开辟的球场上往来驰骋、疯狂地踢球;或牵着猎犬、兴致勃勃地追逐野兔……顾拜旦幼小的心灵被震撼了,这才是真正自由、完美的生活。拉格比公学的教育模式对顾拜旦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人学后,他很敬佩博学多才的修辞学老师卡龙神甫,因此缘故,对文史课程有浓厚的兴趣,并饶有兴味地涉猎了古希腊的灿烂文化。

  在古希腊文化的熏陶和当时英国 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下,他逐渐萌发了改革法国教育制度和倡导体育运动的思想。1880年,顾拜旦进入法国著名的圣西尔军校。但不久就退学,随后进入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后又入法国巴黎大学法学院就读,获得了文学、科学和法学三个学位。大学毕业后,顾拜旦没有听从其父母的规劝,涉足军界、法律界,毅然选择了从事教育和体育的道路。

  回国后,他陆续发表了《1870年后的法国史》、《教育制度的改革》、《运动的指导原理》、《运动心理之理想》、《英国与希腊回忆记》、《英国教育学》等一系列著作,提出了不少改革教育和发展体育的建议,引起法国人民的注意,并产生了一定的国际影响。

  1875年至1881年间,在欧洲考古工作者们的努力下,处于毁坏之中的、不朽的古代奥运会的遗址不断被挖掘出来了,而且每年都迅速地公布挖掘的结果。因此,顾拜旦同其他一些对奥林匹亚感兴趣的人士一样,都能及时、详细地倾听到公布的情况。对此,他提出了一个十分有价值的挖掘计划。当时他曾写道:“德国人发掘了奥林匹亚的遗址,可是法兰西为什么不能着手恢复他古代光荣的历史呢?”

  为了实现自己的志向,1883年,20岁的顾拜旦开始进行比较教育学的学术研究。那年,他自费前往英国考察,他要亲眼看一看自己从少年时起就憧憬的地方。在那里,他潜心研究了英国教育史,撰写过有关18世纪英国儿童教育家汤姆士·阿诺特之教育思想的学术论文。阿诺特曾经说过:运动是青年自我教育的一种活动。这句名言在顾拜旦的心灵中,诱发起致力于体育教育的火花。当时,他还考查了英国教育和体育的现状,一路走去,顾拜旦用画家的眼睛、音乐家的耳朵观察着旅途的所见所闻,并用文学家的笔法把这一切用旅游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他兴致勃勃地考察了梦寐以求的拉格比公学,还访问了伊顿、威灵顿和温彻斯特等著名公学,同时参观了享有世界级声望的牛津和剑桥大学。他详细了解了英国教育和体育的现状,对那里学校的体育课、课外体育活动和经常性的郊游十分赞赏,希望在法国各学校中也能设置体育课,培养学生集体主义思想和刻苦锻炼、强健体魄的精神。那时,他对法国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失利深感痛心,希望通过改革教育,增强民众体质,来振兴法国。这次考察,验证了少年时代自己心中目标的合理性。

  1886年到1888年,顾拜旦出版了一本关于教育的书,并发表了17篇相关文章,还作过很多次演讲,引起了知识界和政界的关注。政界向年轻的顾拜旦发出了有机会成为区议员的信号,但是他放弃了,因为在他心中有更高的目标。

  1887年,他作了《法国和英国中等教育制度对比》的报告,对英国将户外竞技游戏纳人教育内容给予很高评价,主张在法国学生中也开展竞技游戏,并以体育为重点来改革教育。1888年5月,顾拜旦针对学生因学业过重而过分劳累的问题提出:“惟一解决的办法是让孩子们游戏。”当年,顾拜旦就任法国学校体育训练筹备委员会秘书长。翌年,在圣克莱的推动下,成立了“法国体育运动联合会”,设立了“皮埃尔· 德·顾拜旦奖”,以表彰最优秀的运动员。同年,顾拜旦代表法国参加了在美国 波士顿召开的体育训练大会。与会期间,他进一步了解了世界体育发展的动态,敏锐地感到近代体育的发展正在走向国际化,一批国际性的单项体育联合会组织相继成立。例如,1881年建立了“国际体操联合会”,1892年建立了“国际赛艇联合会”和“国际滑冰联合会”等。这些组织都为现代奥运会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为了进一步考察各国开展体育运动的情况,顾拜旦不辞辛劳地访问了欧洲一些国家。1890年,27岁的顾拜旦生平第一次访问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希腊的奥林匹亚。当他看到古奥运会的遗址时,十分感慨,激动万分,他仿佛得到古希腊诸神的神秘的指令,萌生了以古代奥林匹克精神来推进国际体育运动,创办现代奥运来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的想法。想以此增进各国运动员之间的友谊。几乎从很早的时候开始,体育和教育就在顾拜旦的价值观念中占据了极高的地位,从他站在奥林匹克的废墟上产生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念头开始,奥林匹克运动就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事业。 

  这一年,顾拜旦受法国政府委托,负责调查、研究大学的体育工作,于是,他借此机会向世界上许多国家发出了体育状况调查表。通过调查,他发现国际上各个体育组织之间充满了矛盾和混乱,对立情绪十分严重,体育运动日趋商业化。因而使他意识到,可以凭借古希腊体育的历史经验和传统影响,来推进国际体育运动,同时深切地感到,应该尽快地以古代奥林匹克精神,把现代奥运会创办起来,用“团结、友好、和平”的精神来指导比赛,以消除体育领域内存在着的种种混乱的不良倾向。于是,他便积极着手进行创办现代奥运会的工作。 

  1891年,顾拜旦改组了“尤利西蒙委员会”为“体育高级理事会”。同年他还创办了《体育评论》杂志,井以此为阵地,热情宣传他的体育主张。当时,顾拜旦的崇拜者狄东神甫创办了一个学术性的俱乐部,提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顾拜旦非常欣赏和赞同这个口号,以后便把它作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口号。因为它体现了人类永远向上、不断进取的精神。 

  1892年11月25日,顾拜旦在“法国体育联合会”成立3周年的纪念大会上,发表了题为《复兴奥林匹克》的演说,他第一次正式提出了创办现代奥运会的倡议。他说:“我们要恢复的是以和平、友谊、进步为宗旨的奥运会,她将不受国家、地区、民族和宗教的限制,向一切国家、地区和民族开放。”这次著名的演说,第一次公开和正式地提出了创办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理念。

  为使这一倡议迅速得以实现,顾拜旦提议“法国体育联合会”发起和召集一次由世界各国重要“体育联合会”代表参加的“国际性体育会议”,具体磋商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事宜。为此,成立了一个以顾拜旦为首,由英国、美国和法国社会知名人士组成的“筹委会”,嗣后,他又远涉重洋,奔赴英、美等国,进一步宣传复兴奥运会的主张。在他的推动下,1893年在巴黎召开了国际性的体育协商会议,讨论创办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问题。

  经过顾拜旦及其同事们的多年努力和精心筹备,“恢复奥林匹克运动会代表大会”于1894年6月18日至24日在巴黎胜利召开。来自12个欧美国家的79名正式代表参加了会议。在这次历史性的会议上,一致通过恢复奥林匹克运动的宪章,确定了现代奥运会的宗旨,并规定只允许业余运动员参加。为了筹办现代奥运会,还正式成立了奥运会的永久性的领导机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希腊著名诗人泽·维凯拉斯被选为第一任主席,顾拜旦当选为秘书长。会议还决定,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于1896年4月在希腊举行。以后按古奥运会的传统,每4年举行一次。

  在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的时间地点问题上,开始是有争议的,顾拜旦曾建议1900年在巴黎举行,但是与会者都认为等6年的时间太久了,关于地点有人认为巴黎是个合乎逻辑的选择,有人意属伦敦,在与维凯拉斯讨论之后,顾拜旦默许了他的意见在奥运会发祥地希腊举办首届现代奥运会。维凯拉斯在6月19日的一纸短笺中,热情地感谢了顾拜旦在确定雅典为首届奥运会举办地时给予的支持。

  为了对不朽的希腊精神表示敬意,也因为当时规定,国际奥委会主席应该是奥运会举办国家的人,为此,时任“泛希腊体操协会”主席的希腊著名诗人维凯拉斯当选为奥林匹克运动会国际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顾拜旦当选为秘书长。而后来人们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奥林匹克运动会国际委员会第一任主席选举过程的记录。

  顾拜旦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我被允许自由地挑选国际奥委会的委员,我提出的人选,不加任何改动地入选了。” 国际奥委会最初的委员名单刊登在国际奥委会第一期《通讯》上。

  奥林匹克运动会国际委员会的第一期《通讯》于1894年7月出版。它报道了委员会中各种不同观点,但最基本的意见还是可以达成一致的,就是不管怎么说,奥林匹克运动有助于通过体育促进身体健康、有助于打破阶级间的界限和促进国际间的合作,它可以成为维护人民之间和平的基本要素,而且是具有国际意义的进步。

  可随后,当时的希腊总理给顾拜旦写信,婉转拒绝了在希腊召开第一届奥运会的决定。1894年10月,顾拜旦赶往希腊。他要尽最大的努力说服希腊王室同意在雅典举办第一届奥运会。为了节约资金和交通便利,他取消了在奥林匹亚举办运动会的打算,决定按古希腊风格,在雅典新造一个可容纳5000名观众的体育场举办现代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他在希腊到处游说演讲,以他杰出的演说才能首先得到了希腊普通大众的支持。描述在希腊召开第一届奥运会的目的时,顾拜旦说:“古希腊是人类文明的源头,恢复古希腊的光荣传统是雅典的骄傲,奥林匹克运动会能给全世界的青年提供一个兄弟般幸福见面的机会,消除种族间的仇恨,把文明的国家从野蛮的种族奴役中拯救出来,从而促使全人类的和平。”

  很快,希腊的乔治王子全权代表国王接见了顾拜旦。王子表示愿意全力支持顾拜旦,把雅典奥运会当做全希腊的头等大事来抓,并亲自担任名誉主席。王子还指令他的弟弟——尼克拉斯王子担任名誉委员。希腊国王康斯坦丁闻讯也从国外发来贺电:预祝奥林匹克运动会取得圆满成功。经顾拜旦的多方奔走、积极努力,在希腊富商乔治·阿维罗夫资助下,首届奥运会在雅典胜利召开。

  1896年4月5日,第一届奥运会在希腊雅典举行。开幕式上,希腊国王高度赞扬了顾拜旦的贡献。雅典奥运会后,维凯拉斯辞去奥委会主席职务,顾拜旦当选第二任国际奥委会主席。

  顾拜旦要求运动会能在世界各地举行,反对把希腊作为运动会的永久会址。他认为古代奥运会的光辉历史是希腊民族的,也是全人类的,只有使它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广泛传播,成为国际性活动,才能使奥林匹克精神发扬光大,更具生命力。

  为捍卫奥林匹克精神的纯洁性,1912年,顾拜旦在斯德哥尔摩奥运会期间,发表了他的名作《体育颂》。热情地沤歌了体育,抒发了他的奥林匹克理想。为此,他荣获了该届奥运会文学艺术比赛的金质奖章。体育颂全文:

  啊,体育,

  天神的欢娱,生命的动力。

  你猝然降临在灰蒙蒙的林间空地,

  苦难的人们,激动不已。

  你像是容光焕发的使者,

  向暮年人微笑致意。

  你像高山之巅出现的晨曦,

  照亮了昏暗的大地。

  啊,体育,你就是美丽!

  你塑造的人体,变得高尚还是卑鄙,

  要看它是被可耻的欲望引向堕落,

  还是由健康的力量悉心培育。

  没有匀称协调,便谈不上什么美丽。

  你的作用无与伦比,

  可使二者和谐统一;

  可使人体运动富有节律;

  使动作变得优美,

  柔中含有刚毅。

  啊,体育,你就是正义!

  你体现了社会生活中追求不到的公平合理。

  任何人不可超过速度一分一秒,

  逾越高度一分一厘。

  取得成功的关键,

  只能是体力与精神融为一体。

  啊,体育,你就是勇气!

  肌肉用力的全部含义是敢于搏击。

  若不为此,敏捷、强健有何用?

  肌肉发达有何益?

  我们所说的勇气,

  不是冒险家押上全部赌注似的蛮干,

  而是经过慎重的深思熟虑。

  啊,体育,你就是荣誉!

  荣誉的赢得要公正无私,

  反之便毫无意义。

  有人耍弄见不得人的诡计,

  以此达到欺骗同伴的目的。

  他内心深处却受着耻辱的绞缢。

  有朝一日被人识破,就会落得名声扫地。

  啊,体育,你就是乐趣!

  想起你,内心充满欢喜,

  血液循环加剧,思路更加开阔,

  条理愈加清晰。

  你可使忧伤的人散心解闷,

  你可使欢乐的人生活更加甜蜜。

  啊,体育,你就是培育人类的沃地。

  你通过最直接的途径,

  增强民族体质,

  矫正畸形躯体;

  防病患于未然,

  使运动员得到启迪;

  希望后代长得茁壮有力,

  继往开来,夺取桂冠的胜利。

  啊,体育,你就是进步!

  为人类的日新月异,

  躯体和精神的改变要同时抓起。

  你规定良好的生活习惯,

  要求人们对过度行为引起警惕。

  你告诫人们遵守规则,

  发挥人类最大能力

  而又无损健康的肌体。

  啊,体育,你就是和平!

  你在各民族间建立愉快的联系。

  你在有节制、有组织、有技艺的体力较量中产生,

  使全世界的青年学会相互尊重和学习,

  使不同民族特质成为高尚而和平竞赛的动力。

  (这篇《体育颂》已经成为小学五、六年级教科书中的重要课文先深受人们的喜爱和敬佩。)

  1913年,顾拜旦精心地为国际奥委会设计了会旗,即一面中间由蓝、黑、红、黄、绿五只彩色圆环相套接成白色无边旗。它象征着五大洲的团结,以及全世界运动员以公正、坦率的比赛和友好的精神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相见。此外,他还倡议燃放奥林匹克火焰、设立奥林匹克杯等。在确定奥林匹克运动会口号的问题上,顾拜旦最初觉得应以“团结、友好、和平”的口号来指导比赛。后来,他的一个朋友狄东神甫提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得到顾拜旦的赞赏,认为它体现了人类永远向上、不断进取的伟大精神,以后这个口号就成了人尽皆知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口号。

  顾拜旦十分重视奥运会的象征意义,他创造了一系列具有深刻含义的仪式。奥林匹克在经历了战争和各种坎坷之后,已经走向成熟,这些仪式给奥运会带来了庄严的气氛和神圣的使命感。

  值得一提的是,1920年8月14日,在荷兰安特卫普召开的第七届奥运会上,这些仪式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各种仪式从这届奥运会开始成为被遵守的礼仪规格,如,按国家组队入场、向国家元首致辞、释放鸽群,鸽子颈部系有参加国国旗色彩的彩条等等,而最突出的是顾拜旦的重大创举——由运动员进行的奥林匹克宣誓:“我们宣誓我们将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忠诚比赛,尊重指导比赛的各项规则,并愿意以真正的体育道德精神,为了国家的荣誉以及体育的光荣参加比赛。”也正是从这一届奥运会开始,标志着世界五大洲在奥林匹克精神下团结在一起的奥林匹克五环旗开始在各处飘扬,这也是顾拜旦传播奥林匹克精神的一大胜利。

  顾拜旦在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中遇到了重重困难,可他坚忍不拔。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因经费困难几乎流产,他亲赴雅典,拜会首相和王储,日夜奔波想尽办法,终于顺利举行。第二届巴黎奥运会,又遇世博会同时举办,两者产生矛盾。顾拜旦被迫辞职,还不时遭到讥笑和唾骂,但他忍辱负重,从不气馁。从他1883年20岁时开始复兴奥运会的工作,直到他 1937年9月2日逝世,顾拜旦整整为奥林匹克运动奋斗了54年。他的功绩是不朽的。

  最初,希腊人认为奥运会是希腊的,雅典应是奥运会的永久举办地。然而顾拜旦始终坚持奥运会是属于世界的,应该在全世界各个不同城市举办。顾拜旦的不妥协,才使奥运会有了今天的辉煌。顾拜旦的和平、友谊、进步的宗旨,对反对歧视,坚持平等的原则,对奥运与文化和教育的结合,对人的和谐发展,对逆向代表制等原则的坚持,如今已成效显著地写入奥林匹克宪章中。

  此外,顾拜旦还在体育方面开拓了运动心理学的领域。他先后发表了《运动心理学试论》(1913年)和《竞技运动教育学》(1919年)等名作;还发表了有关运动分类的见解,为体育学术研究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从1896年至1925年,顾拜旦男爵一直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负责该组织的领导工作。在他任职期间,国际奥委会成员由14个发展到40个。同时,在他的支持下,先后成立了20多个国际专项运动联合会。1925年,在布拉格举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尽管一些国际奥委会委员,特别是瑞典委员克位伦斯·冯·罗森和美国委员查尔斯·谢里尔强烈要求顾拜旦留任,但已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达29年之久的顾拜旦不改初衷,决意不再竞选主席。他因年事已高,主动辞去担任28年之久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职务,但他被聘为终生名誉主席。

  尽管顾拜旦最终辞去了国际奥委会委员及主席一职,但在其后的岁月里,他仍然始终忠实于他的毕生事业,尽管在许多方面离他所要达到的目标相距甚远。他接受了奥运会名誉主席一职,撰写和进行演讲,并且乐于提出自己的意见。后被聘为终身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

  正像顾拜旦没有抛弃他的工作一样,国际奥委会也不能忘记其多年的主席、终身的奥运会名誉主席。在1936年2 月举行的第35次全会上,通过了提名他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决议。在当年夏季,一封有49名国际奥委会委员签名的信寄给了设在奥斯陆的诺贝尔委员会。

  但是,国际奥委会也提到了顾拜旦财物上的担忧,他的全部个人财产已被他用于开展奥林匹克运动的工作以及他的教育和宣传活动,他的主席职务的接班人亨利·德·巴耶·拉图尔男爵于1936年春将顾拜旦的经济困难告诉了他的国际奥委会同仁。顾拜旦的朋友、瑞士奥委会秘书长弗朗西斯·梅塞利于7月向所有国家奥委会建议,成立一个基金会交给顾拜旦,以表彰他为教育改革所进行的50年的工作。一些国际奥委会、国家奥委会和国际单项体联的委员、私人朋友、国家体育协会、政府和政府首脑共为皮埃尔·德·顾拜旦基金会捐献了50,298.24瑞士法郎。

  13年后(即1937年9月2日),顾拜旦男爵因心脏病在日内瓦公园的一张长椅上溘然长逝,终年74岁。遵照他生前的遗愿,遗产移交给了他的遗孀和其患病的女儿勒内。顾拜旦的遗体安葬在瑞士洛桑,而其心脏则安葬在古希腊奥林匹克的发源地——希腊奥林匹亚的科罗努斯山下。他希望即使自己已长眠于地下,但其心脏仍能与奥林匹克运动的脉搏一起跳动。

  顾拜旦不但是一个杰出的国际体育活动家,而且还是一个卓有成就的教育学家、历史学家。他一生著有《1870年后的法国史》、《教育制度的改革》、《英国教育学》、《运动的指导原理》、《运动心理之理想》、《体育颂》等著作。其中,最有名的是他在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期间发表的《体育颂》,并因此而获得该届奥运会金质奖章。

  在法国,有以顾拜旦命名的街道、体育场馆。法国国家奥委会总部就设在皮埃尔·德·顾拜旦大街1号。在法国国家奥委会的大厅里,矗立着顾拜旦的铜像。1999年12月17日,他获得由《奥林匹克杂志》评选的“世纪体育领导人”称号。

  萨马兰奇认为顾拜旦的伟大功绩在于将体育运动提高到具有普遍价值的高度,并赋予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理论和实践。为了维持奥运会的正常运作,顾拜旦本人无偿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到后来他不得不变卖了自己的家产,晚年的顾拜旦过着非常清贫拮据的生活。顾拜旦使原来古希腊各个城邦之间举行的古奥运会变成了今天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可以参加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同时他一生所倡导的奥林匹克精神和宗旨也在国际交往中发挥着无以替代的作用和影响力,顾拜旦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大事记】
返回顶部

  1863 出生于法国,

  1894-1925 任国际奥委会委员

  1894-1896 担任国际奥委会秘书长

  1896-1925 出任国际奥委会第二任主席

  1925 以国际奥委会荣誉主席身份退休

  1937 于日内瓦过世

【后人评价】
返回顶部

  严格来说,皮埃尔·德·顾拜旦的专业不是体育,由于他认识到体育的重要性,认识到体育在教育中的地位,他立下了教育救国,体育救国的志向,并决心为复兴奥林匹克运动做出不懈的努力,为其发展奋斗终身。

  顾拜旦在复兴奥林匹克运动中遇到了重重困难,可他执着地发展体育事业的意志从不动摇。他坚忍不拔,顽强苦奋。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因经费困难几乎流产,他亲赴雅典,拜会首相和王储,日夜奔波想尽办法,终于顺利举行。第二届巴黎奥运会,又遇世博会同时举办,两者产生矛盾。顾拜旦被迫辞职,还不时遭到讥笑和唾骂,但他忍辱负重,从不气馁。他从1883年20岁时就开始了复兴奥运会的工作,直到他1937年9月2日逝世,整整为奥林匹克运动奋斗了54年。他不顾家庭的不快和困难,对工作不分巨细都亲自操办:文件,宣传,设计图案……他四处奔走联络各方,广交朋友争取支持,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他的功绩是不朽的。

  顾拜旦原则性强,他坚持奥运会是属于世界的,应该在全世界各不同城市举办,而希腊人认为奥运会是希腊的,雅典应是奥运会的永久举办地。由于顾拜旦的坚持原则才使奥运会有今天的辉煌。顾拜旦对和平,友谊,进步宗旨的原则,对反对种族歧视,坚持平等的原则,对奥运与文化的教育的结合,对人的和谐发展,对逆向代表制等原则的坚持不渝,如今已成效显著的写入奥林匹克宪章中。

相关词条

Copyright 百科全书 (Zidiantong.com)